第648章 恶化-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648章 恶化

    即便食不知味,只要能填饱肚子。

    “大人,有几件事我瞒了你。”叶南尽一鼓作气道,“是我导致帝姬怀疑您的,上面认为你不听他们的话,苏崇惠便找了我,让我破坏你和帝姬的感情,给你个教训。”

    接着,他把自己做过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席柏言面色不改地往口中塞吃的,末了意味不明地笑笑,“这也是他们让你跟我说的。”

    陈述的语气,表明他足够了解上面卑劣的手段。

    叶南尽心里无端一沉,“……对不起,大人。”

    席柏言没有看他,慢条斯理地喝完水,完全不像囚犯的落魄模样,“既然愧疚难安,那就帮我做最后一件事。”

    没问他是怎么接二连三被威胁的,更没责备怪罪,直截了当地点明弥补的方式。

    叶南尽喉间涩然,这便是主子薄情干脆的作风。

    这样也好,这样也好。

    “需要我做什么?”

    席柏言眸似点漆,直勾勾地看着他,“帮我逃出去。”

    叶南尽反应了一瞬,“你要去找帝姬?”

    此刻暮摇婳已从和亲队伍中逃脱,但是小将军封锁了消息,自然不能让沧澜知晓这件事,至少也要得王城给出补救方法。

    席柏言闭上眼,没答话。

    “我今晚会再来,他们让我看着你……”叶南尽艰涩地说道,“我今晚看情况行事。”

    晚上那趟的目的是给他送洗去记忆的药。

    叶南尽心知肚明,上面必定不相信他会真的听话照做,不用他真的给席柏言送药,只是以此离间他们,一次性中伤两个人罢了。

    这间房外没人守着,也不是相信他,而是相信席柏言逃不出去,他也没法帮席柏言逃。

    但是,是他亏欠了主子,主子有要求,他就算付出生命,也会送主子出都城。

    席柏言轻不可闻地应了“嗯”,靠在墙角闭目假寐。叶南尽把空掉的碗收回食盒,拎起它轻手轻脚地走出去。

    ……

    大约过了一个多时辰,席柏言猝然睁开眼,手捂上抽疼不停的胸口。

    离开暮摇婳的这些天他时不时会心口疼,原来母蛊不要子蛊了,子蛊也会伤心也会疼的么。

    却没有一次比这回疼得厉害,以致他深深弯下了腰。

    剧痛间不好的预感加大,是婳婳出事了么?!

    从未这般痛恨自己的无能。

    席柏言冒出了一身的冷汗,踉踉跄跄地站起,身形摇晃着往门口走去。

    走到半路,他理智地停下,不行,他这个状态走不远,现在出去会引起看守的注意,给晚上的行动增添麻烦。

    他捏了捏拳头,苦笑着倒退了回去,跌坐在草垫里。

    ——没把握见到小姑娘,可是,他想努力一把。

    左手恢复了一点知觉,他无心去管它复原期间的异样,满心都是忧虑着暮摇婳的现状。

    ……

    傍晚时,席柏言终于抽空关心自己产生阵痛的左臂,他疼惯了,可是这次的疼里混杂着别的什么东西。

    他皱眉卷起左边衣袖,露出里面皮肉鼓动的胳膊,似有小虫子顺着他的血液爬动。

    之前喝的抑制药……只怕并非作抑制用的,是引着蛊虫涌进全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