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7章 送药-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647章 送药

    果然啊。

    那是能让主子失忆的药吧。

    让主子失去帝姬还不够,又想让主子历经被他背叛的痛苦。

    叶南尽掀了掀眼皮,明知故问道:“要我亲手把药送到他手边?”

    “是。明天他就会被带去二王子府上,你也跟过去,亲眼看他喝完药,再一起等到将珠帝姬入府。”

    和亲的事他知道,大暮的用意他却猜不出。叶南尽握了握拳头,这群人欺人太甚!

    他和主子都是沧澜人,可逼迫他们最紧、伤害他们最深的,也是沧澜人!

    “怎么,你不乐意?”男子的声音暗喊要挟。

    叶南尽磨了磨牙根,“没有。”

    男子不管他是不是口是心非,把药扔在他怀中,“不过在他喝药前,你要把你背着他做的事都告诉他。”

    “不行!”他变了脸色,这种时候的坦诚,只是往主子心头戳刀子!

    “行不行由不得你,想要你和你的家人活命,就全部照做!”冷冰冰地睨了眼苦苦挣扎中的叶南尽,男子拂袖离去。

    ……

    席柏言疼晕了过去,因为被察觉毒死噬毒蛊的意图,他们又“激醒”了蛊虫,这几天不分昼夜的在他臂膀里肆虐。

    要不了十日,那些蛊虫便会不满待在左臂中,从而蔓延到全身。

    他们应该还不想他死,会继续按时给他抑制药。

    这不是他最关心的——重要的是他想去找婳婳,确定她平安无事。

    是死是活都无所谓,只要能看到小姑娘。

    从昏迷中醒来,看着周围陌生的布景,席柏言猜测,这里想必就是二王子府上后院空置的杂物房。

    他动了动疼到仿若不属于自己的四肢,闷哼着以右手为支撑坐起,左手已不能弯曲。

    房门没锁,他透过那缝隙看去,有人影晃动,哑着嗓子,“谁?”

    叶南尽的身体有片刻的僵硬,握紧了手中的食盒,迟疑地迈开步子推门走进去,“是我。”

    席柏言隐约看见对方的脸,有气无力地闭了闭眼,勾唇似嘲弄似早有预料,“他们让你来给我送毒药?”

    不是毒药,胜过毒药。

    “这次是抑制蛊虫活跃的药和吃的。”叶南尽低着脑袋,“主子,你……你还好吗?”

    实际上是不好的,他受了那些刑罚他或跟着受过或被迫在一旁看着,上面就是要如此折磨他们。

    “这里没有你的主子。”席柏言低低凉凉地道,“现在就给我抑制药,怕我在婚宴上借故闹事?”

    他方才的回答换句话说便是“下次可能就是毒药了”。

    席柏言还挺想那些人给自己个痛快。

    叶南尽默不作声地一一取出食盒的碗筷,“大……你先吃点东西吧。”

    这些吃食虽然很简单,但比在牢房吃的好了很多。

    席柏言却端起药碗一言不发地将里面的乌黑的药汁喝得一干二净。

    叶南尽愣神了一会儿,看他喝完药右手便摔在床边,碗掉到了地上,“啪”地摔碎了。

    他就像被拔了舌头,无言了好半晌。

    席柏言没胃口,但是不吃东西就没力气,那样别说找到暮摇婳,他连这座府邸都出不去。

    他木然地往嘴里塞着馒头,间或喝两口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