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6章 内伤-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646章 内伤

    “我找到你便会护着你,绝不会让那些人再有伤害你的机会,和亲?他们另找人吧!反正那沧澜国的狗屁二王子是配不上我妹妹的!”

    退一步说,大暮的熊孩子圣上也没打算真和亲!

    想想就来气!敢算计利用他的妹妹!

    暮摇婳身体僵了僵,不是很明显,很快便坦然地迎上他的笑脸。

    “妹妹你只管好好养伤,日后我们再商议那些糟心事,顺便等等看没了你,大暮和沧澜有什么反应。”

    说起这事暮摇婳便神色一冷,想到成归曾跪下哭着求她帮忙,帮他稳固自己的皇位。

    事实上真正要稳固的是什么?

    呵。

    ……

    这般安安稳稳过了三日。

    不过三日,暮摇婳和鸿嘉及白虎相处得越发熟稔,像久别重逢的一家人,明明彼此的记忆力都没有对方。

    鸿嘉对暮摇婳照顾得体贴又周到。她要喝的药很苦,他便大老远跑去集市上买来糖果。

    放了草药的药粥吃不惯,她为了养好身体忍着没说,他却看穿了她,再也没弄过,但粥里加了别的对身体好的料。

    他必须出去打探消息,出门前定老妈子似的同她絮絮叨叨一堆,又把白虎留下陪着她。

    此前还特意说明,这只白虎通灵性,绝不会伤了她。

    暮摇婳不由自主地想,他若真是自己的哥哥,倒也是极好的。

    ……

    五天前。

    沧澜国地牢内。

    叶南尽和席柏言没一直做“邻居”,待了两日他们便将叶南尽带去别的牢房。

    席柏言当然少不得被惩罚,各种刑具齐上,左右不把他弄死就行。

    他都浑浑噩噩地受着,仿佛感受不到疼,直到行刑的人淫-笑着说,大暮的将珠帝姬即将嫁来沧澜国和亲,成为我们二王子的小妾了。

    男人当即不可置信地怔住,暮成归或是他背后的人想对付婳婳,朝中百官也允许这门亲事?

    让长帝姬来和亲,又是做小妾,分明是要把大暮的脸面送给沧澜搁在脚底下踩!

    “再有七八日便是二王子和将珠帝姬的大喜之日,二王子恩典,让你也能前去观礼啊!”此人恶劣地笑道。

    监牢外的人一起大笑。

    席柏言捏紧了拳头,不会的,婳婳不会来和亲的,有金銮卫在……

    可要是金銮卫被扣下了呢?!

    另一间牢房内,叶南尽对面站了个衣着华贵的男子,正是他原先的主子。

    “叶南尽,让你去大暮监督席柏言,你却做出背叛沧澜之事,想助他得到自由……你忘了你体内流的是沧澜的血?”

    叶南尽低着头,默然地心里对自己道,主子身体里也流淌着沧澜的血,可你们只把他当棋子!

    “你犯了重罪,按沧澜律法当诛灭全家。”男子居高临下地道,“叶南尽,假如你不想你的爹娘兄嫂被你连累致死,还是有个恕罪的法子的。”

    “……什么法子?”

    “席柏言在大暮的记忆不能留,王上又喜欢他那满腹才华,如今大暮有苏崇惠,就让他在沧澜为朝廷效力也不错。”

    男子边说边掏出个**子递到他眼前,“把这个喂给他,不仅你的家人没事,你也能重回朝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