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3章 父母-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633章 父母

    祖孙俩相见,屏去不相干的宫女,金銮卫把守,两人便没了太多顾忌。

    “依祖父之见,父皇的毒是席柏言下的吗?”也曾活泼可爱的外孙女此刻却是个清冷的木头美人。

    姜严恪眼神晦涩地看着她,“席柏言已经被定罪处死了。”

    再讨论这个问题也没有意义。

    不管司法监齐全的证据是真是假,暮远苍死了,席柏言也死了。

    暮摇婳眼眸微动,没起身,但低头一拜,温温浅浅地道:“将珠受教。”

    后来,她又问,“大暮会和沧澜打起来吗?”

    经北疆一战没到两年,尽管大暮得胜,将士们也已然恢复战斗力,可百姓们……未必承担得起战争带来的不良后果。

    姜严恪只道:“大暮将士从不怯战,誓死保护大暮安定,长帝姬放心!”

    却不是怕打仗,而是新帝初登基,再闹出战事,两方边境的百姓苦不堪言,对暮成归也会不可避免地生有怨气。

    沧澜发起隋尧之战无别国相助,因为那时暮远苍圣位正稳,不同于当下的情况。

    暮成归对那些小国王上而言,不过是稚儿,到时候真打起来,指不定有谁做个黄雀,伺机分一杯羹。

    见过姜严恪后,暮摇婳越发的沉默,便是岚皇太妃来看她,也两两对坐,相顾无言了。

    等朝廷安定下来,岚皇太妃便要搬去慈宁宫,而这后宫,也该是添些新人。

    ……

    席柏言在沧澜国的地牢中醒来。

    不知苏崇惠使了什么法子,在上刑场前把他换了,又送到了这来。

    他百无聊赖地想,那些人拼不过大暮,便只能发泄自己的恶趣味了。

    只是没想到隔壁牢里会是叶南尽。

    席柏言寡淡着张俊脸,压低的声音里倒蕴藏着咬牙切齿的味道,“不是让你逃了?”

    叶南尽贴着墙角,面色苍白,“总归是放不下心的……”

    他当侍卫为沧澜朝廷卖命,家中却上有老下有小小不是他的小,是他兄长的一双儿女。

    明知从此刻浪迹天涯没有约束,即便会困难些,可惦记着家中老父老母,偷摸着回了沧澜都城。

    本想悄悄看下爹娘兄嫂的状况便好,却被兄长误会成盗贼捉住,认完后人亲爹便愤怒地问他:“你是不是辜负了朝廷对你的期望?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

    之后不由分说地将他捆绑,扭送到了官府。

    进了这所地牢时,叶南尽方才得知,他爹娘一早被告知他背叛了沧澜,根本不顾他的死活便答应只要见了他就会困住他。

    他们抛弃了他。

    “其实属下能理解,毕竟他们想活着,属下不会怪他们。”

    只是由于一群为保命不惜让他去死的所谓家人,他背叛了跟随近十年的想让他生让他自由的主子。

    一比之下他果真龌龊不堪。

    “可你会伤心。”席柏言一针见血。

    叶南尽心想,伤心也是有的,而最伤心的是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啊。

    席柏言不知道他黯然神伤的根本原因,嘲弄地摇头,“这天下大多数的父母,怕是要做尽令子女失望的事。”

    记起自己所知的主子的大略身世,叶南尽胸口一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