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令牌-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63章 令牌

    第63章令牌

    霍府的男家仆统一着灰色的外衫,女家仆是浅粉色外衫,由此,这场试探的结论一目了然。

    但为降低偶然性,暮摇婳还是另叫了三对下人来,无一不是男子引起了霍良的格外畏惧。

    畏惧吗?

    暮摇婳百思不得其解,假使家中的下人被收买叛变,最多是愤恨,何来的畏惧?

    只能说明,家仆是旁人假扮的。

    里里外外不超过十个下人都由金銮卫审问过,没人在霍良出事当晚看到除他之外有谁进出过他的书房。

    线索到这里便是断了,无从下手。

    再者说,荣见从头到尾按着霍良坐的椅子的椅背,他也没为此做出反应,更念着要将珠殿下救他。

    暮摇婳都快被弄糊涂了。

    “派几名金銮卫在霍府这守着,有任何异动随时汇报,可疑人员能抓获便直接抓获。”最终她这般道。

    荣见:“是!”

    暮摇婳在廊下走了几个来回,理不清脑子里的混乱的线,霍夫人又还没醒来,她也不能再等着。

    “等你家夫人醒来,就告诉她,本宫定会把此案查个水落石出。”

    回到帝姬府,午膳凉了又热了一遍,暮摇婳随意地扒了几口饭,没心思午睡,直直往宫里去了。

    首先她要找父皇问清楚,霍渊所犯欺君之罪,霍家上下本应以同罪论处,为何网开一面?

    她赶到皇宫时,暮远苍还在议和殿与几位大臣商讨国事,她不便前去打扰。

    暮摇婳便回了她母后的宫殿待着。

    六年前皇后重病故去,这后宫就没再有谁被封后,皇后所居的凤仪宫也便连续空置了六年。

    可凤仪宫中的公公侍女基本还在,每日职责便是把宫里打理好,并非繁重事物。

    母后用过的东西也还在,刨去实在保存不了的只好扔掉的,暮摇婳走在里面,恍然有种母后还在世的错觉。

    走着走着,暮摇婳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殿下,圣上宣你去正乾殿。”侍女打断了她的思绪。

    暮摇婳也就没再想了,见父皇要紧。

    “父皇,儿臣今日到霍家走了一遭,霍良疯了。”暮摇婳面容严肃地说。

    “嗯,早朝时朕也听说了。”暮远苍皱着眉,“朕感觉他疯得不简单。”

    “是不简单。”暮摇婳将上午的事都说给他听,单刀直入地问及她过来的目的。

    “巧了,朝间也有大臣问朕,为什么要放霍良一马。”暮远苍默了默,瞥向汪总管,“把拿东西拿来。”

    “遵旨。”

    暮远苍道:“朕可不是发善心,那霍渊做了荒唐事,霍良有包庇之罪,按法当诛。但,霍良手上有免死令牌。”

    “免死令牌?”暮摇婳惊诧地重复,她着实没想到这个可能。

    “圣上。”汪总管将霍良交来的免死令牌呈上。

    暮摇婳过去将它拿在手里,反复看了看,“儿臣还未听过免死令牌这一说。”

    “因为它是霍家祖上传下来的,几十年前天恩皇弟亲赐霍良的爷爷此令牌,有它在手可免霍家一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