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7章 后招-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627章 后招

    即使他没害先皇,可他是沧澜细作的事板上钉钉,那也是死罪了。

    何况席柏言还被任命为丞相,幸好才当了一年左右,要时间再长点,大暮的机密岂非全被他送去了沧澜?!

    此事一出,秦都尉懵了,姜严恪也懵了。

    禁卫军要找人,便是将王城翻个底朝天也得把人找到。

    席府和帝姬府都不见人影,这大长帝姬将珠的立场,也不禁让人怀疑。

    暮成归顺水推舟,在早朝上做出痛心疾首大义灭亲的样子,非常不忍心地加了对暮摇婳的抓捕令。

    但他不会让暮摇婳死,皇叔说了,他拿皇姐自有用处。

    可怜暮成归不知,自己已被暮远佟迷了心智,不用傀儡师施术也沦为了他掌控大暮的傀儡。

    席柏言和荣见他们一心关注暮摇婳的情况,禁卫军逼近时才有所察觉。

    所有金銮卫都向别院靠拢。

    “席柏言,是你连累了帝姬。”荣见不带感情地道。

    顶着一众金銮卫仇视的目光,席柏言坐在床畔岿然不动,经过一夜的休整,暮摇婳的面色红润了三两分。

    “婳婳不会有事。”他语气浅淡,却格外坚定。

    荣见眉头微蹙,听他缓缓道:“让人去外面盯着,禁卫军快到时告诉我,到时我假意挟持婳婳离去,你们将我包围住。”

    周遭倏地无端沉寂了下来。

    叶南尽猝然抬起熬得通红的眸,“大人您要”

    众人始料未及中席柏言拔出了他腰间的剑,指着他的脖子,差一点便能割破他脆弱的喉咙,“是不是你泄露了我们的行踪?”

    叶南尽眼睛一缩,看着主子泼了墨似的黑眸,刹那间反应过来他的目的,“大人!”

    席柏言冷冷地勾唇,“养你多年,一朝背叛,好,很好。你跟我出去。”

    荣见他们眼睁睁地看叶南尽被席柏言用剑指着一步步退到门外,然后那剑快速刺向了他又快速拔出。

    有席柏言身形的遮挡,他们并未看清具体过程。

    眉目冷沉的男人收了剑,丢在门口的地上,对左右吩咐道:“把这叛徒的尸体处理掉。”

    显然屋内的几位没弄明白,他是如何判断出叶南尽是泄密者的。

    可人家主仆的事,他们也不好插手。

    再想到席柏言前面说的话,荣见脑中转了转,他是想以那种方式证明帝姬清白么?

    无论怎样帝姬的身份摆在这,也没确凿的证据说帝姬也叛国,朝廷只是怀疑。

    只要席柏言表示出帝姬是受他欺骗受他威胁的,那帝姬便会平安。

    想通了的荣见看席柏言的眼神变了变,复杂而晦涩。

    “你们记住,不论发生什么事,都不可离开婳婳半步,当今圣上是不是婳婳从前的皇帝,还不一定。”

    席柏言这话说得便直白而意味深长。

    在场的金銮卫相互对视,再向他看去,见他弯腰亲吻帝姬的眉心,保持这一姿势一动不动好久。

    几人莫名的眼眶一热。

    事情真相,似乎跟他们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秦都尉因受席柏言“迷惑”,被勒令在家中闭门思过,因此今天禁卫军带队的,是一位和席柏言不太对付的大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