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6章 可救-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626章 可救

    之后他毫不犹豫地抽身而去,当她是脏抹布般扔到门外,不顾外面天寒地冻,也不顾她的尊严。

    想起自己一再追求却被李颜玉踩在脚底下视而不见,秦进便觉自己对她的所作所为并不过分。

    翌日下午,暮摇婳毒发了,吐了两大口鲜血后便昏迷不醒。

    由于事发突然,别院并无郎中,黑衣人们都慌了神,有去找郎中的,也有去找席柏言的。

    即便席柏言忙得抽不开身,可帝姬极有可能是中毒了,他们怎敢瞒着不报。

    他没来侧院,一是忙,二是怕来了便会暴露暮摇婳的所在地。

    金銮卫意识到新圣上靠不住,又值混乱之时,便私下里找了姜严恪,并暗中寻找帝姬的下落他们已确定帝姬被转移出了秦府。

    本来奇怪席柏言是如何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带走帝姬的,又陡然想到暗道这回事,他们人再多也看不到地下的事啊。

    荣见指派几人盯着席柏言,其余的分散开来找人。

    无奈席柏言只在席府秦府和皇宫、司法监四处走动,直到这一日,他小心翼翼却无比惊慌地去了个他们想破脑袋也想不出的地方。

    他赶到时,郎中方给暮摇婳诊完脉,断定她中了一种**。

    因为是慢性,尽管发作了,也缓慢渗透到五脏六腑,也还能救上一救,但要耗费些时日。

    “救!缺什么药我让人去找!必须把她救活!”席柏言又惊又怕,勉强维持了镇定的表象,心里却慌得不成样子。

    他望着床上无声无息面无血色的小姑娘,心碎欲裂,这几日未见,她怎么消瘦成了这般模样?

    郎中去开药方,席柏言握着暮摇婳的手在床边坐了会儿,而后杀气毕露地出门,视线一个个掠过跪在地上的黑衣人。

    “我叫你们把帝姬看好照顾好,你们是怎么办事的?!”

    几人低着头,他们没见过主子发这么大火,以前有再大的事,他除了给他们吃冷脸,丢一句“自己去领罚”便再也不提。

    可涉及到了帝姬,主子便失了控。

    “主子,属下们守着帝姬绝无懈怠之时,更绝无判主之心,请主子明鉴!”

    他的人守在暮摇婳的屋外,秦都尉的人守在院中,她被下药估摸着是有谁在饭食里动了手脚

    席柏言阴冷着面孔,眼神在夜晚呼呼北风中更冰凉沁骨。

    秦都尉的手下混进了暮成归或是苏崇惠的人么?

    为避免引人注目,荣见便带了荣二寻来别院,弄清发生了什么事后,两人压抑着怒火对席柏言怒目而视,“若帝姬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必饶不了你。”

    盯着席柏言的不止金銮卫,皇宫那边也察觉到了动静,苏崇惠也交上了席柏言通敌的证据。

    他们才知道,席柏言真实身份是沧澜人,早年便潜伏在大暮,再进入朝堂。

    此番对先皇驾崩的事又换了个说法,多数人认定席柏言是不计后果毒害圣上再回沧澜国复命,只不过禁卫军及时赶到,让他没能顺利逃跑。

    这阵风是在暮成归的促使下刮出去的,第二日好几位大臣上奏抓捕席柏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