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1章 倾诉-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621章 倾诉

    她轻声笑了笑,“一下子把贱妾看了个透彻,怕也是对主子用情至深了。”

    寻常女子哪会管谁爱慕与自己不相干的男子的事,察觉到了也不在意,所有的敏锐都放在自己心上人的身上。

    暮摇婳也大大方方地利落点头,“确实用了情,但那情到如今变成了什么,纯不纯粹,也未可知。”

    “所以帝姬果真怨上了主子。”老板低叹道。

    虽不明主子做了什么惹得帝姬这般,她终归是向着主的,“主子对帝姬的心意是真真的,这点也许当局者迷,贱妾是看得清清楚楚。”

    以前想不出主子会娶个什么样的女子为妻,那日因霍渊一事大概看了眼高坐在上却不显得盛气凌人的小帝姬。

    当下便觉得,那样美好的帝姬,与主子倒是极为相配的。

    她没有丁点的不服气。

    而主子初识情爱懵懵懂懂,她身为手下置喙不得,岂敢行指点之事,只心里暗暗笃定,终有一日主子会明白过来。

    会明白,他对小帝姬的占有谷欠,是源自喜欢。

    还会演变为爱意。

    如此娇妻伴随幸福度过一生,也是主子应有的生活。

    她便暗中相陪、默默祝福。

    “本宫也以为他很喜欢本宫的。”暮摇婳对一个并不熟识、甚至待席柏言忠心耿耿的人起了倾诉谷欠,“不过一夕之间,什么都变了。”

    老板对细节的事所知甚少,可帝姬父皇的死她是知道的,“帝姬觉得主子对您好,是想利用您吗?”

    她不说话了,定定地看着老板的眼。

    这人的眼也不易被看透,眼角勾着分外温软,然眼底说不准也如北疆的冬日,薄凉得紧。

    “不管他有没有利用,既生了喜欢,便是自愿被利用了。”半晌,暮摇婳温吞吞地道。

    老板脸上扬起的浅笑纹路有细微地碎裂,反应片刻点头赞同,“对,是自愿被利用。”死心塌地地被利用。

    暮摇婳缩回锦被里,再也不发一言。

    徒留老板静静地坐在那,一双眼睛里说不清是感伤,抑或是庆幸。

    帝姬心里还有主子啊。

    没到正常下朝的时刻席柏言便回了席府,面色泛着虚弱的白,倒真像生了病。

    他径自走进卧房,招过叶南尽跟进去。

    “席柏言!”荣五忍无可忍地握拳,“席丞相,你要困着帝姬到什么时候?”

    男人停下步伐侧过头,神情冷漠锥心,“婳婳被我困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语罢不管他有没有听懂,席柏言大步流星地向前,倒是叶南尽蹙了蹙眉。

    主子的意思是

    荣五茫然地看向面目肃冷的荣见,“统领,席丞相那话什么意思?”

    荣见拧眉沉思,显然也没理解,过了会脸色更冷了,“帝姬可能有危险。”

    席大人坚称他是被嫁祸,就当他是无辜的,那陷害他的人便是金銮卫不可撼动的,帝姬当时也在场,这人心不可测,万一

    荣见的心渐渐动摇了起来。

    屋内,席柏言简略地跟叶南尽说明了情况,“苏崇惠大概也出手了,我没有十足的把握到时候找个机会,我把你当叛徒处死,你自己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