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7章 困局-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617章 困局

    之后很多个日日夜夜,席柏言都活在无尽的后悔中。

    为什么没留下来理智地跟小姑娘说话,被她骂着也好,被她踢打也好,只要她能相信,他是爱她的。

    只要她还能对他有一点点的喜欢。

    那就够了。

    席府卧房外,荣见带着几名金銮卫守在门外,赤果果的目光似能将房门凿出一个洞,最好是能将房门点燃烧成灰烬。

    “都这个时辰了,席丞相还不出门,不要去上早朝么?”

    “当然要去。”房门应声而开,身着朝服风度翩翩的俊美男子走出,屋内一排的黑衣人也显露在荣见他们的视线里。

    “本官上朝的事就不牢荣统领费心了,你还是看好你手下这群护卫,别做出过激的事,连累帝姬也受伤。”席柏言漫不经心地直视着他道。

    荣见微微愣神,“你什么意思?”

    问完他就反应过来,对方指的是房内有他的手下,若金銮卫有任何异动,帝姬的安危便

    “你放肆!”荣见当即怒火中烧,想也没想地出拳攻击。

    席柏言轻轻松松地躲过,不冷不热地睨着他,“你伤我一分,信不信我用别的方式从婳婳身上讨回来?”

    他僵住了,表情维持着盛怒的状态,似被人点了穴。

    不管自己适才说了多恶劣的话,只是对荣见的厌恶由来已久,想到他的小姑娘曾甜甜地称呼旁人为“师兄”,便恨不得把人给废了。

    叶南尽也很是惊讶,料想不出主子会有这般失态的时候,可主子对荣见的敌意不像只源自后者想带帝姬离开。

    “席柏言!”直到男人走远了好多步,荣见才回过神,怒吼道:“你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

    禽兽不如么。

    似乎确实席柏言暗了暗眉心,将聒噪的人抛在脑后,准备专心应付新任圣上和那些大臣们。

    “荣统领,我奉劝你小点声,不要吵醒了帝姬。”叶南尽冷声提醒他,“为了帝姬能够休息,你们安静点。”

    虽然他明知帝姬不在屋内。

    但主子要营造帝姬还在的假象,以防金銮卫到处找人,闹出事端。

    对叶南尽说的话,荣见即便愤恨得不行,却重重地喘了口浊气,站了回去继续守着。

    去皇宫的路上,席柏言就意识到了个严重的问题,是他昨晚到今晚都没心思去想的支使或者威胁他的手下杀害荣父的人,会不会是暮成归?

    假如是,那他这趟入宫,便是自投罗网,恐怕再也不能逃脱。

    他眉头一敛,让轿夫转了个向,没再去皇宫,而到了个隐蔽的小巷。

    招出暗中跟随的手下,席柏言对其耳语几句,手下连连点头,跟着一抱拳,腾空跃起消失了个无影无踪。

    席柏言自己小心翼翼地走去了另一个地方,却不是郊外宅院的方向。

    手下听命去了秦都尉的府上,将主子的话原封不动地复述给他。

    秦都尉惊讶地瞪大了眼,“他要我帮他”及时地打住了没说下去,眉头却蹙起,犹豫也浮到了脸上。

    “主子说了,您一定会答应,因为您也成了他们的猎物。”黑衣人不近人情的语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