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5章 黑暗-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615章 黑暗

    暮摇婳惶恐不安地颤着眼眸,“你松开我席柏言你怎么了?”

    现在的他,好可怕。

    虽然在笑着,却似下一瞬便会咬上她的脖子,生生将她咬断气。

    “乖乖别怕。”席柏言轻柔地啄吻畏缩的猫儿般的小姑娘,“我是你夫君啊,我不会伤害你,也不会松开你。”

    “松开”二字,被他加了重音。

    同时他的表情也有几分冷沉。

    接着又温柔地以冰凉地唇触碰她的脸,“我不喜欢,你总说要离开我。”

    男人慢吞吞地道,“我们之间存在误会,这可以解开,但是你要跟我分开,这并非好习惯,很伤感情。”

    那你下药就不伤感情吗?!

    “我是沧澜人。”他又说道,面色平静无波,“我在沧澜出生,年幼时就被送来大暮,他们以此给我弄个干净的身份,让我进入朝堂,有一番大作为,也利于他们的行动。”

    “他们”指谁暮摇婳心如明镜。

    恐慌暂且压在了心底,她敛神屏息,听他的叙述。

    “可他们不敢信我,偷偷派人装作大暮的兵将无依无靠的我弄残就是习不了武的程度,应该是这样的我会让他们觉得即使我能找到武艺高强的手下,自己没武还是没保障。

    “为何要装成大暮的兵呢?因为他们想借此激发我的愤怒和仇恨。

    “接着就是蛊毒。关于我体内的噬毒蛊,我骗了你,也不完全是骗蛊毒是他们下的,在我快到王城前。

    “那时我恨大暮人,也恨他们,后来我遇见你,如果说我来自黑夜,你就象征光明,我渐渐地、迫切地想要得到你。”

    他的过去可真荒凉黑暗啊,他也很孤单,想不明白自己活着是为了什么,拼命努力又是为了什么。

    不能选择去死,他们有特殊的法子将他制止,他自己也不甘心去死。

    起初他单纯地想占有明媚张扬的将珠帝姬。

    “当我得知霍渊私底下乱来,心里很是庆幸,让叶南尽找上怡娘给你写信。随后你主动找我撩拨我,我很奇怪,也很享受。

    “我们是彼此想钓的鱼,最后都上了对方的钩不过婳婳,我比你更谨慎。”

    在他说话期间,暮摇婳的心绪起起伏伏,很复杂的难以言喻的感觉。

    而听到这句,她心里一紧,敏感地意识到,接下来他要说的,不会是好事。

    看见小姑娘脸色骤变,又彻底的寡白,席柏言默了默,还是狠心道:“我也给你下了蛊。”

    “砰”的一下,像什么碎裂了,飞溅开来,溅得她的视野里一片诡异的猩红之色。

    他的脸她看不到了,声音也听不见了,她整个人都不存在了似的。

    许久,她找回自己的舌头,“你说下蛊?”

    昨晚被喂软骨散,她还特别愤怒,这时,她好像什么反应也没有。

    “同心蛊,中子蛊者永远离不开中母蛊者,否则会有锥心之痛,被折磨地直至死去。”

    他的嗓音低沉温柔,像以往每次跟她交谈时的语气,可她只觉得冷,浑身不着寸缕被扔在北疆茫茫雪地那般的冷。

    席柏言仿若未觉,亲密地蹭着她的额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