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4章 疯子-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614章 疯子

    “预感太糟糕了,所以前天我便让你把那里收拾了干净,我们过去住,正好。”

    浑然不觉胳膊里似被撕扯的痛意,他甚至挽起唇,“要不,我这丞相也不做了,烂摊子也不收拾了,带你到某个小村落里隐居。”

    说着,他表情里涌上向往的亮光,“那样挺好。”

    暮摇婳昏迷着,对他的愿想一无所知。

    厮磨够了,席柏言才稍微退开一些,侧头望了望衣柜,“算了,不用带衣服,那边有,而且等我洗刷了冤屈,你便会不再闹着跟我分开了。”

    即便他没把握还自己一个清白。

    席柏言背着暮摇婳,连夜走地下通道将她转移。

    叶南尽一直守在卧房外,由于金銮卫已摸清他有手下,他便叫来很多人一起把卧房守好。

    另外的人在郊外宅院,用来“看护”暮摇婳。

    等一切安顿好,席柏言坐在床边,静静地看小姑娘的睡颜,内心阵阵的欢喜。

    欢喜得他没有睡意。

    小姑娘是他一个人的了,瞧着模样,多乖。

    席柏言知道自己大概是生了病,在小姑娘看来会很可怕,可是没办法,他不能容忍,她要离开他。

    “我没伤害他们,婳婳,你不要丢下我。”

    暮摇婳醒来时感觉不太对劲,身下的褥子触感不熟,盖的锦被味道不熟,就连睁眼看到的景象全然陌生。

    她记起来了,席柏言趁她没防备给她为了软骨散。

    可,这里是哪儿?

    暮摇婳奋力地坐起,软骨散带来的效用还没尽数消退,她仍然没什么力气,连坐直身板这点小事做完后都气喘吁吁。

    她正要四下探看,房门忽然“吱呀”一声被人从外面推开,跟着熟悉的身影走进来。

    席柏言换了身朝服,昨天那套被她弄坏了,这身是好的,看不出他左肩的伤。

    “婳婳,醒了?”他拎着食盒快步走近,没忘反手掩上门,神色间拢着清晰可见的笑意,好像下药一事并非他做的。

    暮摇婳明白了什么,充满敌意和戒备地仰头看着他,“你要囚禁我?”

    没有亲昵,没有甜蜜软糯,只有浓浓的排斥。

    “不是囚禁。”他面容不改,“你师父的死让你太激动了,在这里很安静,你可以冷静冷静,然后你就会想通的。”

    “你”暮摇婳怔怔地望着他,一抹凉意从脚底漫上全身,“你是席柏言吗?”

    席柏言哪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啊?这明显是个疯子!

    看他笑得溺宠,她更为害怕地往后退去其实退无可退,后面是堵结实的墙壁。

    因为她明晃晃的惧意和躲避,席柏言的神情变了变,透露出微弱的阴郁,转瞬恢复原样。

    把食盒放好,他闭了闭眼,将那股燥郁压在心底,“婳婳,过来。”

    暮摇婳惊惧地摇头,当他是陌生人,“不,你不是我认识的席柏言。”

    她现在浑身没力,一身武艺施展不开,他再没武也是个男子,力气比她大,能轻而易举地将她压制。

    男人失了耐性,上了床来捉她。

    如她所料,他一出手不费吹灰之力便能控制住她,把她困在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