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8章 放弃-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608章 放弃

    席柏言觉得苏大人有问题,秦都尉也认同,在细查中席柏言哪有精力做旁的?

    便是他想借故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可那晚叫走自己的是苏大人。

    总不能明着席柏言和苏崇惠不和,暗地里苏崇惠却听席柏言的话办事吧?

    席柏言对苏大人的厌烦秦都尉可是再清楚不过。

    暮摇婳一直有派人去司法监和御医房,从没放松,更派了五名金銮卫追查铜牌的事,每日面对席柏言就只一句话。

    “解释呢?没有你就不用开口了,别的我也不想听。”

    席柏言在家的时间变得很短,他丞相的权一点点被束缚,但仍然很忙,是被动的忙,和一些老臣教导暮成归当圣上后该做的事务。

    以及配合司法监的调查。

    他或许能洗清冤屈,要是那日领他进乐华宫的公公没站出来说“小的有听见席丞相和先皇争吵”。

    争吵,吵什么?

    席柏言周身气场越发的冷凝,罗刹一般。

    由于他不再像过去那般能自有出手,苏崇惠也得知了他前段日子忙的事。

    果真在想着扳倒自己啊。

    以为娶着大暮帝姬再除掉自己,便能过上新生活么?

    苏崇惠没了帮席柏言的意思,写了封信递给上面,大致概括了席柏言做的一切和大暮现在的动向。

    比起不太听话的狼崽,身居司法监之长的苏崇惠能发挥的作用更大。

    上面决定,让席柏言承受被喜欢的女子抛弃之痛,把他扔进大暮牢里弄个半死不活再送回去惩治。

    当然要做的似他被救回去的一样,看看能否继续利用他,实在不行再取了他的性命便可。

    反正弄死没武又身中毒蛊的席柏言,于他们而言如同碾死一只蚂蚁这么简单。

    这日晚上,席柏言带着一身郁气回到席府。

    叶南尽脸色很不好看地迎上来,“大人,帝姬在侧厅”

    他想说,出大事了,帝姬眼下心情很差劲。

    可看主子面上阴郁的表情柔软了几分,又开不了口。

    最近,即便帝姬从未给主子好脸,可主子只要回了席府,心情便会好。

    有帝姬在身边,主子才会好。

    究竟是谁想毁掉帝姬和主子的感情做下那么龌龊的事!

    直到席柏言快走进侧厅,叶南尽这才咬牙叫住他,“大人,帝姬的师父,没了。”

    傍晚前传来的消息,他被荣青恨恨地骂又揍了一顿。

    席柏言身形顿住,适才暖和点的身躯再度冷透,他回头,“你说什么?”

    “荣见荣青二人的爹,死了。可能有人假扮我们的人”

    一个裹着黑衣的尸体被扔到了他们脚边。

    “假扮?”走出门的荣青视线沁凉语气嘲弄,脚踢了踢由荣见扔出的死尸,“好好看看,这不是席大人的手下么!”

    荣九带了些人回荣家保护师父,席柏言的人也在暗中盯着,双方便处于僵持中。

    谁想他们居然搞偷袭!

    师父年纪大了不敌青壮年,荣九他们听到动静追去已经晚了,师父气若游丝,刺杀他的见逃脱不了也吞毒自尽。

    查看过尸体后,叶南尽半屈着身没动,心像破了个洞,北风仓促的灌入,冷得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