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5章 兄弟-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595章 兄弟

    尽管她却不再一如往昔地亲近他。

    后来的几个月内,暮摇婳时常后悔,没光明正大地要他接受金銮卫的近身跟随。

    那是个傍晚,宫里匆匆宣召,让席柏言速去面见圣上。

    原本暮摇婳没多大反应的,等他上了宫轿,她陡然想起,来传圣上口谕的,是个面生的公公。

    宫中虽有禁卫军,可他们的统领是秦都尉,而秦都尉又是席柏言的人。

    心中不好的预感加强,暮摇婳慌张地摔碎了一个发簪,着急地叫来荣见,“备轿,本宫要入宫。”

    半个时辰前。

    蔷妃生前住的乐华宫算是已荒废了几年,她去后暮远苍也没让其他妃子住到这来,主要是这几年他也没兴致升任哪个妃嫔。

    今日来到这里,因为事关暮成归,他没多想,进了内殿蔷妃的祠堂后,却觉出了危险的气息。

    他蹙眉一皱,刚回过身,半个字没说出口,这门却被人从外面关了起来。

    暮远苍当即握拳,大步要朝门口走去。

    “皇兄,这么急躁,你的性子是一点没变啊。”暮远佟从偏门迆迆然走近。

    他微愣,声音耳熟得很,但这声音的主人不是已经在皇室陵墓里有了个衣冠冢?

    “皇兄好像是以为自己幻听了啊。”暮远佟轻笑着在他身后站定,“曾经你不是说你我是最亲密的兄弟,怎的如今见臣弟一面都不敢?”

    暮远苍转过身,房间里似猛地暗沉了下去,萦绕着股阴森诡谲的气氛。

    明明今儿是个大晴天,之前那一关门,便似将所有的温暖的光芒挡在了门外,留给门内潮湿的阴暗的冰冷。

    “你果真是”暮远苍眼里脸上都是不敢置信,跟着便是欣喜,“远佟,你没死啊!”

    然后疑惑地拧眉,“既然你还活着,为什么不回来?”

    暮远佟面上覆着浅笑,若仔细看,便能分辨出其中令人毛骨悚然的凉意。

    “因为尽管侥幸留了一条命,可也留下了不轻的伤没能和北疆军汇合,孤身在外养了很久的伤,最近才辗转回到王城。”

    暮远苍一心陷在最亲的弟弟“死而复生”的喜悦中,难得降低了警戒心,加之他完全没想过这个弟弟在心里怀恨他好多年。

    他没想暮远佟一个名义上的“死人”是怎么进的皇宫又到了后宫,“活着就好,改日朕要设一个宴会,正式迎你归来。”

    “好啊。”暮远佟不甚在意扯了扯嘴角,折身瞥向身后的牌位,“但在此之前,还请皇兄给臣弟一点时间,让我们兄弟俩叙叙旧。”

    暮远佟内心的激动消退了大半,看他怪异的形容举止,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那先换个地方”这么说着,他才想到,据说是在这难过的成归呢?苏崇惠他

    “皇兄,今儿这个日子,你我在这叙旧岂不正好?”暮远佟出声打断了暮远苍的话和思路,脸上恶劣的表情再也不藏不掩。

    他指向两团蒲垫,“坐?”

    暮远苍拢着袖子略有淡漠地看他,“你什么意思?”

    “今天是蔷妃的忌日么,她也算是臣弟我的女人,我自然要祭拜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