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4章 好久-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594章 好久

    暮摇婳看了他半晌,摇头,“我不知道。”她抓着鬓角的碎发,只觉心里纷乱无比,“我不敢信你,席柏言。”

    男人眼波剧烈颤动着,屈身半抱住她,“别说不敢相信,婳婳,我不会伤害你,绝对不会。”

    “好,你告诉我,那枚刻着澜沧二字的牌子,又是怎么回事?”她破釜沉舟地问道。

    席柏言的身体微微一僵,抱着她的胳膊收紧了七八分,“这个问题,我暂时还不能回答。”

    暮摇婳精致的眉目透着股冷然之气,眼神不轻不重地落在他身上,看他像看个与自己无关的人。

    他心底刺疼,“不要这么看着我婳婳,等两个月,再等两个月,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

    “这两个月你要用来做什么?”暮摇婳敏感地意识到事情不简单。

    “与过去做个了断。”他字字斩钉截铁。

    暮摇婳默了默,“在此期间,你不会伤害我身边的任何人?”

    这个“任何”,席柏言很清楚,包括暮远苍,也包括暮成归,包括大暮皇室的每一个人。

    “不会。”他没有犹豫地保证,起誓道,“若我伤了他们,我将永远失去你,往后不得好死。”

    跟他对视了半晌,暮摇婳绷紧的神经松懈些许,软下了身子,“你最近不要和我同床共枕了。”

    “不行!”他想也不想地便拒绝。

    “为什么不行?在我眼里,你是有通敌的嫌疑的,我心下膈应,跟你一张床会睡不好觉。”

    席柏言张了张嘴,最终妥协道:“我打地铺。”

    暮摇婳蹙了下眉头,“现在是冬天,会冷。”

    他启唇,“没事,我不怕冷。”

    话说到这个份上,她也没什么好劝告的,他不怕折腾自己的身子便随他吧。

    当晚席柏言真默不作声地在卧房里打起了地铺,等暮摇婳睡下后他才会的房,以为她睡着了,蹑手蹑脚地收拾好躺下。

    听他弄出的窸窸窣窣的声音,暮摇婳睁着眼看向床里,习惯真是可怕的东西,她忽然觉得被窝很冷,想把席柏言叫上面来。

    她也真的特别想,那枚铜牌子出现在席柏言那纯属意外,他本身和沧澜人并无牵扯。

    好久好久后,暮摇婳发现,自己失眠了。

    同失眠的还有睡在地上的席柏言,他面对着床,时不时睁眼瞧瞧,看个小姑娘的大致轮廓。

    他好想上去抱她。

    可小姑娘这样的要求可谓仁慈,他原以为,她会撕破表象不肯罢休。

    只是让他不准跟她一起睡,的确很仁慈。

    所幸,所幸他从头到尾都没做出惹她厌恶的事。

    现下最大的希望,便是扳倒苏崇惠的计划能顺利进行了。

    席柏言说要她等两个月,暮摇婳便等了,她信他最后一次。

    不过这两个月内,她都让金銮卫轮番跟着他,也不怕被他察觉,否则她不得安心。

    席柏言的行踪暮摇婳一清二楚,他每天去过什么地方见了什么人金銮卫都会一一向她禀告,有些不能贴太近的他们便在远处观望。

    所以对席柏言要做的事,暮摇婳了解得并不多。

    她的窥视和冷淡,席柏言也不恼,对她一如既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