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2章 读心-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592章 读心

    想要获得更具体的东西,他必须潜入沧澜国深入那个组织,所花时间起码要有小半年。

    但帝姬多半等不及。

    获知这一结果,暮摇婳右手不自知地握紧,她猜得可真准啊,席柏言竟与沧澜国有牵连。

    想来是沧澜国还不安分,不甘心屈居大暮之下。

    “帝姬,接下来要怎么做?”荣四斟酌道。

    “盯紧驸马和叶管家,有任何异样及时向本宫汇报。”

    也许真正和沧澜国那个组织有关系的是叶南尽,但席柏言身为主子,铜牌又出现在他书桌的屉子里,即使他没参与,也有包庇之嫌。

    总不会是叶管家有意栽赃席柏言,毕竟她没有翻席柏言东西的习惯,叶南尽无法保证最先看到那枚铜牌的是她而非自个的主子。

    摆手让荣四退下,暮摇婳胳膊肘撑在书案上,脸埋进手心里,深深地吸了口气。

    一动不动了半天,她骤然起身,走到席柏言的书桌前,坐下后便在屉子里翻找着。

    铜牌已经不见,也对,他肯定不会将那种东西放在比较醒目的地方,那次绝对是意外。

    难道他将牌子藏在了帝姬府?

    暮摇婳犹豫着要不要回帝姬府一趟,手上的触感变了,湛湛的凉。

    她把触摸到铁皮盒子从最里头拉出来,看成色有了些年头。

    别人的私人物品不能碰,暮摇婳谨记着的准则,可挣扎不到眨眼间,她打开了盒盖。

    看清里面的物品,她不敢置信地揉了揉眼,瞳眸缩起。

    想搞了苏崇惠,既不能让他察觉,便是出手要迅速,又得有理有据,唯有握着十足的把柄揭穿他的真面目。

    这是个有些棘手的难题,席柏言不得放松,目标人物却找上了门。

    “席大人,做人不要太自信的好,免得被猎物反咬一口。”苏崇惠隐晦地提醒,怕他坏了上面的大事。

    “猎物?”席柏言看着对方的眼,敏锐地意识到确是有事发生,他眯了眯眸子,“太子找你联手对付我?”

    “”

    苏崇惠一顿,他是有读心术还是怎的,猜测能力简直可怕,“你一直都知道?”

    “人是我教的,他什么性子我自然一清二楚。”

    猎物拢共那么几个,如今会坐不住的,除了与他日渐疏远的暮成归还会有谁?

    “你清楚就好。还有,别忘了自己的任务,只等时机成熟,上面便会派人过来”

    席柏言似笑非笑,“你今日关照我的言辞恳切,怕我连累你们的行动?”

    苏崇惠闭了嘴,微不可查地蹙眉,有种被他看进心底的恐怖错觉,“圣上有事传唤本官,那我就先去了。”

    背影像极了落荒而逃。

    席柏言耷拉着眼皮,忽而嘲弄地牵唇,堂堂大暮王朝英明神武的圣上,手下两个重臣都别有居心,随时能化为利剑刺向他,偏他毫无察觉。

    也不知圣上怎么坐稳皇位二十多年的。

    想他原先会是刺向暮远苍的最锋利的一把剑,可他遇到了暮摇婳,以至于一再更改自己的原则。

    席柏言暗叹着捏了捏鼻梁,疲倦地极度想坐下休息,但更想回去抱着他的小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