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1章 情深-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591章 情深

    暮成归眼神变了变,确实是措手不及。

    皇叔不是说,苏大人没理由驳回他?

    书房外走过一道人影。

    他警惕地回头看去,那身影消瘦无比,一头长发飘散,倒像是个女子。

    苏崇惠平静的眸中起了波澜,解释道:“是微臣的内人。”

    暮成归眉梢一挑,苏大人这语气可谓着急了,“听闻苏夫人早些年丧子后悲痛过度一蹶不振,疯疯癫癫见不得人,苏大人却不离不弃,倒很深情。”

    “结发夫妻,怎能说弃就弃,何况微臣也有过错。”

    不知内情的会当他对发妻情深义重非常紧张,好比暮成归,可事实呢?不过是他惯会维持为人深情的假象。

    暮成归屈指敲了敲桌案,把交谈拉回正题,“苏大人不必烦忧,孤不会让你正面和席大人对上,只不过需要你小小的配合。”

    送走了暮成归,苏崇惠来到主卧,面色苍白的女人正对镜梳着青丝。

    他眼风一错,看成他们刚成亲时,他下朝归来,她在镜前,笑吟吟地转过脑袋,对他娇声道:“夫君,你回来啦。”

    苏崇惠摇了摇头,将无意义的记忆抛开,没再走近半步,负手而立不冷不热地道:“方才你去书房了?”

    女人动作未停,闲适惬意,含笑的嗓音裹挟着浓重的恨意和嘲讽,不做直面应答,“身为当今圣上面前的红人,也不忘巴结太子苏大人好手段。”

    “你真想变成这样阴阳怪气的怨妇?”

    “苏大人这话说得有趣。”她放下骨梳,身姿款款地向他走去,一步一步尤见当年的风姿绰约,“你有资格提醒我这些?”

    “不要逼我真将你弄疯。”掐住她细得似一折就断的腰,苏崇惠冷沉道。

    女人毫不畏惧,扯开自己的衣领,露出的地方布满吻痕,妖妖娆娆,“看看你昨晚干的好事把我弄疯了,你还能做得下去?”

    说来也怪,这些年来她连拾掇得体面也没做到,这恶心的男人放着年轻又美丽的妾室不管,偏却缠着她,搞得多喜欢她似的。

    怕是个脑子有问题的。

    苏崇惠的喘息粗重了几分,目光停留在那两团绵软上,猛地扛起她扔到床上,恶狠狠地咬上去,“你个疯子。”

    女人的目光落在梳妆台边的发簪上,在这种时候,她估计能把锋利的簪子扎进他身体里。

    可仅仅让他留一点血哪里够。

    一丝也不够。

    她咬紧下唇,指甲掐进了苏崇惠的皮肉。

    东宫。

    暮成归将先前在苏府的事一五一十地对暮远佟说了,“看来苏大人不大情愿得罪席大人。”

    “现在有点脑子的都不会站到席柏言的对立面,苏崇惠是俗人一个,不想为这一搏丢了乌纱帽,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他答应会”

    “嘘”

    荣四终于回来了。

    席柏言在宫中,暮摇婳也没顾忌,在书房见了他,“可查清了那种图案的来历?”

    “回禀殿下,它来自沧澜国一个神秘的组织,其中的人会用那样的铜牌自证身份、与其他人联络等,再详细的,属下无能,没法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