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0章 怨毒-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590章 怨毒

    昏暗的房间里,一袭白衣长发散乱的女人形容疯癫,衣衫下的肌肤上痕迹斑驳。她手里攥着件孩童的衣裳,目露悲痛。

    “他去哪儿了?”一开口,嗓子都是哑透了的。

    站在旁边的丫鬟屈了屈膝,“老爷正在书房会客。”

    稍稍一顿,眼眶微红的丫鬟不禁劝告道:“夫人,容奴婢越矩一回。老爷从前对您虽然不太好,可依奴婢看,您若是稍作改变,定能和老爷恩爱如初。”

    “恩爱如初?”女人咀嚼着这四个字,不加掩饰地嘲弄哂笑,他们初始有过恩爱?

    不过假象!

    她举起手中的小衣服,身子颤巍巍的望着丫鬟道:“我的孩子被他害死了,这些年他从未自责过,就因为他没休掉我,我就得把自己收拾得齐整去讨好他、去博得如同腥臭不堪的腐果般的宠爱?!”

    丫鬟跪了下去,泪无声落下,“夫人,小少爷去了好多年,您”也该放下了。

    死去的人需要祭奠,可活着的人,也得好好活啊。

    自小少爷走后,夫人便浑浑噩噩,所幸老爷也没休弃夫人,时常与她同寝。

    丫鬟想,若夫人能放下仇恨,下半辈子也能过得轻松些。

    “你不懂,你不懂”女人连连复述了好几遍,拿着小衣服的手紧攥到颤抖,和苏崇惠的仇,她永生不会放下。

    “夫人”丫鬟不敢再多嘴,看她扑簌簌地落泪,哽咽着自赏了耳光,“奴婢知错,奴婢知错。”

    女人闭了闭眼,将泪水压回去,沉着声音平心静气道:“替我梳洗,我要去瞧瞧,老爷的客人是何方神圣。”

    “苏大人,孤也不绕弯子,既然你与席大人不对付,来帮孤岂不正好?”

    苏崇惠不露声色地暗想,席柏言总归也曾是太子太师,和暮成归的关系不至于差到对方想弄死他。

    可暮成归为此找来了苏府。

    席柏言是否知道,他口中的不成威胁的少年,背地里在想方设法扳倒他?

    “殿下,微臣很好奇,席大人做了什么事让您”苏崇惠有意话只说一半,意思他懂就行。

    暮成归唇薄如刀刃,“他没做什么,也正因什么都没做,不能为孤所用,孤又怎能眼睁睁地任由他发展为敌人。”

    苏崇惠眼眸微垂,内心算计着,这太子也是个狠手,够薄情,与席柏言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但他很好奇,暮成归怎么会找上他,根据席柏言提供的信息推测,太子不是目标性很强的人,也不果断,至少不像能对不太熟悉者直言不讳的。

    暮成归把想法明白彻底地摊开,就不怕他拒绝相助,再向席柏言告密?

    “苏大人考虑得怎样了?”慢条斯理地喝完一杯茶,暮成归以为他的答复肯定会是点头。

    “抱歉,太子殿下,微臣无意与您作对,也不敢和席大人、和圣上作对,望殿下体谅微臣还要顾及一家老小,赌不起这把大的。”苏崇惠客客气气地拒绝。

    席柏言的命运,上面说了算,不论生死,都不该折在大暮人手里。

    况且他若帮了太子陷害席柏言,上面那也不好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