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8章 相爷-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588章 相爷

    “你又要欺负我是不是?”

    “怎么会。”确认她不会生气,男人很有眼力见的得寸进尺,为自己谋取“好处”。

    最终被他得逞,就在窗前的只供短暂休息的软塌上,沐浴着漂亮温暖的阳光,她小声啜泣了很久。

    席柏言驰骋得放肆,忍了多日,一旦吃到嘴哪还有理智可言。

    刨去最初那一段,之后他便似只知道要纾解自己谷欠望的野兽,边侵略边温柔地哄着她。

    暮摇婳是气不打一处来,内心又生出被疼宠和被征服的复杂情绪,所有的攻击都绵软无力。

    他抱着她躺在软塌上,喜爱地有一下没一下地亲着她,声音缠绵入骨,“婳婳”

    每次他这么叫她,都会让她生出他很爱她宠她的错觉。

    姑且算作是错觉。

    暮摇婳软成了滩水,累得不想动,他的低唤偶尔应一声,心里在想,荣四怎么还没回来。

    后来被叫得多了,她柳眉倒竖,“席柏言你烦不烦?”

    男人眼中沁着宠溺的笑意,拇指揉搓她的红唇。

    之前的胭脂已被他吞食,此时的红完全是他亲吻出来的,是他非常喜欢的颜色。

    席柏言没说话,却是将她抱起,为她胡乱套上袍帔。

    这一举动令暮摇婳很奇怪,直到后背抵上透着冷气的墙壁。

    他要

    暮摇婳小脸爆红,抬起脚踢覆过来的他,也不管踢到了哪儿,“席柏言!这样就太过分了!”

    再由着他胡来,她大概要是去羞耻心这种东西才能面对一众候在门外的下人。

    “乖,他们看不到也听不到,宝贝儿放心。”席柏言声音嘶哑,握住了她作乱的小脚丫,一鼓作气地长驱直入。

    跟着暮摇婳便咬上了他的肩头。

    她总算得到教训,平时不能饿着这人,否则饿久了的人一旦开吃必定非折腾到尽兴才肯罢休。

    被大刀阔斧地撞得思绪胡乱,暮摇婳勉强看清他的表情,尤带冷清,沾染了点点绚丽的情谷欠之色。

    不够,这点还不够。

    她无意识地抬手触碰他的脸,这个坏蛋,怎能还如此冷静

    咬咬牙,暮摇婳倾身搂住男人的脖子,附在他耳边,嗓音娇嗲,“相爷”

    准备好的话并未能说完,因为这一称呼出口后席柏言就身子一僵,紧接着狂风暴雨便向她袭来。

    如愿看见他完全失控的模样,赤红着眸,微扭曲的俊脸,沉浸在谷欠念中的神色。

    好看到惊心动魄。

    暮摇婳得意地扬唇,瘫软在他怀中。

    总不能只让她一人迷失,对吧?

    在她困得上下眼皮黏在一起之时,席柏言格外的清醒,餍足地蹭着她软滑的面颊,“婳婳,我们去席府住,嗯?”

    暮摇婳不应,她只想舒舒服服地睡一觉。

    可耳畔低沉悦耳的男声一直说个不停,聒噪得令她恨不得把他的嘴缝上。

    只是自己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听得烦了便也不管他到底说了什么事,一律点头应付过去。

    席柏言嘴角挽起了得逞的弧度,将困倦的小姑娘往自己怀里拢了拢,亲了亲她的发丝。

    说是二选一,到最后都遂了他的意,等她醒来,会不会特别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