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3章 怀疑-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583章 怀疑

    她受惊一般身体一抖,让开他的手,“我自己能走。”双腿略酸软,但没到走不动路的程度。

    “婳婳。”语气微有急迫。

    “怎么了,逞完凶还这么对我说话,我不想太顺你的意不行么。”

    他的小姑娘歪着脑袋似笑非笑,像她那只叫黛黛的猫在舔着小爪子。

    席柏言放软了语调,“抱歉,下午是我不对我怕你累着。”

    “可我更不想自己不开心啊。”她抚着披散的长发,缠了一缕在手指上把玩,不温不火地睨着他,眼角勾着盛气凌人的笑弧。

    “好。”只要不是说离开他,什么他都应,“那我跟着你走。”

    暮摇婳,“”她将长发都撩到后面,慢吞吞地往卧房走。席柏言便亦步亦趋地跟,绝不超过她半步。

    事后的男人温顺得不得了,有些无趣,让她想撒气也提不起精神。

    回房后,她想叫阿喜进来伺候梳洗,席柏言已先端来了鱼洗。

    暮摇婳默默地看着他的动作,没出声也没推拒,一切收拾妥当便爬上床面朝里躺下,也不管他。

    这一连串的行为倒像是在跟他赌气了。

    席柏言微微勾唇,脱去外衫躺到她旁边,没强制性地抱她,不过亲了亲她的发丝,鼻尖近乎贴着她的后脑勺。

    待他吐息平稳,还没睡着的暮摇婳睁开眼,在寂静无声的暗夜里,幽幽地轻叹。

    她与大皇兄的关系不近不远,没闹过矛盾,也没互相信任到知无不言。可他把她当眼中钉,不惜在危机关头和敌军勾结,只为除去她。

    她不明白。

    她做错了什么。

    还有席柏言做的那些他说是为了她报复大皇兄,但是,为何要弄到逼宫的地步?

    第二日,暮摇婳迷迷糊糊地感觉席柏言吻了自己额头,她很困,费力地将眼睛拉开一条缝,看见他已换上官袍走出了卧房。

    他没叫她起床为他更衣。

    暮摇婳探身望向窗子,外面天色还没到蒙蒙亮,显然是他起的比以往早,而非她醒得迟。

    困倦得又睡了不知多久,暮摇婳彻底的清醒,换来在外头候着的侍女,问:“席大人呢?”

    “驸马爷好像有急事,已经进宫去了。”他独自起身,一众下人皆很奇怪。

    “本宫知道了。”暮摇婳对着铜镜,面容沉静,“给本宫梳妆。”

    侍女自知不可多问,做自己该做的事。

    早膳前,荣三来到暮摇婳跟前,“今早载着席大人的马车径直往宫里去的,路上他没下来过。”

    “嗯。”暮摇婳的神情似笼在薄雾里,淡淡的看不清,“荣三,本宫还有任务交给你和荣四。”

    荣三去查大皇子谋反的直接原因,尽量查出他动了这一念头是什么时候。

    至于荣四,暮摇婳掏出袖中的画纸,交给荣三,“让荣四查清,这个图案代表的意义。”

    那是她根据记忆画出的从叶南尽身上掉落、又出现在席柏言书桌的屉子里的铜牌样貌。

    她无端地怀疑,它和沧澜国有关。

    “属下得令。”

    荣三带着画纸悄然退下,凛冽的冷风被门阻隔在屋外,像猛兽呜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