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0章 祈求-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580章 祈求

    有时暮摇婳她能看懂席柏言的手段,有时就摇摆不定。

    他擅长攻破人的心理防线,利用对方心中的渴望也能说成是弱点,达成自己想要的目的。

    这招她见识过,她自个也会,所以才会去想,夸赞大皇兄是他故意为之。

    席丞相为人内敛,在朝廷上除了对圣上和苏大人,待谁都一个脸。

    可他信中夸了大皇子,换作是她,也会认为他对自己很满意,往深里说便是他愿意维护自己登上帝位。

    暮摇婳脑中又回响起那一句话。

    有些人的野心是藏不住的,我给他爆发的机会。

    她亲耳听见他说要给大皇兄爆发的机会。

    席柏言眸中一震,有什么东西碎开,“婳婳,我在你心里,就那么不堪?”

    暮摇婳无意识地摇头,算是一种本能反应,他自有他的好,至少他对她的感情没作假。

    而至于这感情究竟属于那种,她暂时无意揣测。

    “没有,我只是分析。”暮摇婳干巴巴地说。

    “你觉得我想害了大皇子,可动机呢?我教唆他做那些对我的地位有何好处?”

    暮摇婳抿了抿唇瓣,迷茫地又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苏大人拿出大皇兄陷害我的证据的时机,好巧。”

    就在大皇兄逼宫之前。

    不过这个“之前”代表的具体时间,她便不得而知。

    “是,我是特意在这时候拿出证据交给圣上,因为有大皇子谋逆的前提下,圣上定会严惩他,他害了你,我想为你报仇。”

    管大皇子是死是活,管上面的任务是什么,他想要的,从始至终就完全是报复伤害了小姑娘的人。

    暮摇婳瞳眸一缩,随即换散开,“你”

    席柏言失了控,不太温柔地捏住她的腮帮吻上去,堵住了她将说未说的话。

    吻势汹汹,暮摇婳承受不住,渐渐向后仰躺,被他托住了腰身。

    男人单脚跪在她身子里侧,另一只脚站在地上,这样亲吻的姿势对于两个人来说都很容易累,但席柏言似丁点也感受不到。

    他不喜欢她带着全然防备的陌生的眼神看他。

    想看她傲娇的、慵懒的、哪怕是抱怨的,只要有喜欢之意,怎样都好。

    可她把那点喜欢都藏了起来,他怎么也看不见,他还能怎么办?

    只能以身证明。

    “别这么冰冷的看着我,婳婳。”隐约的祈求的语气,“我是真喜欢你。”

    暮摇婳头脑混沌,抱紧了他的腰才没失力地倒向床上去,并未认真听他说的话,很想自己静静,静静地把事情捋一捋。

    “席柏言”她推了推他肩膀,“我现在有点乱,你让我独自待会儿,我”

    面对暮摇婳,席柏言是极度缺乏自信的人。

    他拿不准她对他的感情有几分,不敢做半分冒险。

    如果她那日没在书房外,没听见他和秦都尉的交谈,这事他会处理得很好,对他们的关系绝没有半点坏的影响。

    她也很理智,若她静静的结果是疏远他,那他如何是好呢?

    故而,席柏言没一丝犹豫地剥除自己的衣衫,“我不会让你抛弃我的,婳婳。”

    他要拉着她沉向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