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9章 听到-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579章 听到

    她在想什么,都走过他身边了却毫无所察。

    “噢。”暮摇婳怔怔地应声,飞快地看了他一眼,精致的细眉微蹙了蹙,“走吧。”

    席柏言绯色的薄唇抿直,所幸这次她像往常那般习惯性地牵住他手指,才朝宫轿那走,稍稍拂去了他压抑的郁气。

    暮摇婳先上轿,席柏言也上去后,揽着她让她看向自己肩头,暮摇婳也没抗拒,困顿得闭上眼。

    以致回到帝姬府,她从昏昏沉沉的梦境中醒来,只觉浑身酸疼,好似跟谁打了一架。

    她清楚,其实主要是心累。

    席柏言牵着她下去,她便如提线木偶般任他牵弄,一路埋着头到天池阁。

    应是忍无可忍,席柏言松了手,扯开自己平整的衣领,好似这般能让自己吐息更顺畅。

    他反脚把门踢上,拦腰抱起一脸状态外的姑娘,大步走向里间的卧房。

    跟来的阿喜和荣青被关在门外,看情况觉得不太妙,想着帝姬是女儿家,害怕她吃亏,便想进去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

    可叶南尽闪身而出,挡在了门口,一贯的不正经的调调,“帝姬和席大人两口子的事,咱们这些做下人的,就别掺和吧,以免越搞越乱。”

    荣青皱着眉,“席大人脸色很差劲,”刚还踢了门来着,“帝姬会不会”

    叶南尽猜出了她的顾虑,“帝姬亲临战场都没在怕的,席大人又没武,还能伤着她?”

    屋内,暮摇婳没挣扎,被抱坐到床边后,也没仰头,平视着前方双目无神地轻声道:“那日你在书房同秦都尉说得那些,我基本都听到了。”

    席柏言一愣,“哪天?”

    “我听见秦都尉问,明智如你,为什么一早便选择站谁的边直到你们将要谈完。”

    “你是听完准备悄悄走开却又折返的?”

    “是。”

    难怪那天的情事,她那么抵触。

    搁在以前,她准是半推半就地顺着他的意,会对他撒娇,会抱怨他太用力太放肆。

    但那次弄完后,她十分安静,困极了一样靠在他胸口便睡去。

    所以她的表现并非源自恼他孟浪无度,和内里的矜持。

    席柏言有些慌张,他的预料成真,小姑娘怕是只差将厌恶写在脸上。

    然,他不明白。

    小姑娘说着喜欢他,给他的信任却这么的脆弱?

    暮摇婳侧眸看着神色瞬息万变的席柏言,不太想分辨他当下的心情,“你给大皇兄写了封信。”

    席柏言无畏地迎上她的视线,“对,可正如我在宫里说过的,那封信不是挑唆他谋逆,而是安抚他。”

    “信里写了什么?”反正他若不如实回答,那信到了父皇手中,她也是能看到的。

    “点出大皇子出众的能力,让他别自毁前程。”

    “你夸他有能力,说是不想他毁了自己,他却以为你既给出了那么高的赞誉,定是支持他、站在他那一边的”

    “莫非大皇子自己理解有误,这错也要归在我头上了?”席柏言语气中沁着急躁和悲痛。

    暮摇婳直愣愣地看他,轻缓地摇头,“我不知道你太会拿捏人心,我也不好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