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6章 败寇-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576章 败寇

    “待本王拿下这大暮江山,绝对少不了你的好处!”

    秦都尉面上似覆着厚重绵密的阴云,想不到大皇子真会做出这等事,席柏言看人的眼光毒辣至极。

    他不赞成地摇了摇头,“您收手便罢,事情还会有转圜的余地”

    大皇子打断他的话,不耐地道:“秦都尉,你这是何意?”

    身为席柏言手下的走狗,他看不出如今的风向是往哪儿吹?还敢拦路!

    秦都尉隐约感觉,席柏言那日让他带的信不简单,但绝非挑唆之信,席柏言不会蠢到将自己置于危险的处境。

    他左右思量,大皇子虽害得帝姬险些没了清白以至丧命,可他毕竟是圣上的长子,对大暮王朝也忠心耿耿。

    比起小皇子也就是而今的太子,大皇子会不甘心也无可厚非。

    从没人说小皇子会坐稳太子之位,为什么大皇子不能再等一等,非要选择这种惨烈的方式夺取将来会落到他手中的东西?

    事已至此,大皇子哪还听得进秦都尉的劝告之言,也管不了这是不是个陷阱,便是败了他也认。

    “杀!”他扬起长枪,义无反顾地上前。

    秦都尉又是摇头,满脸遗憾,对禁卫军只有一个命令,“莫要伤着大皇子的性命。”

    大暮历,嘉周八年,大皇子暮成宗逼宫谋反,于寿安门被禁卫军当场拿下,远周皇帝悲怒交加。

    暮摇婳那会儿在东宫与暮成归对弈,消息传来时她脑中一空,棋子从手中脱落,打散了一盘好棋。

    暮成归心下舒畅,脸上没显露出分毫,而是很茫然的样子,“大皇兄怎会”

    是啊,大皇兄怎么会那般莽撞。

    他若要谋反,以前有多个比这更好的时机。

    父皇曾命悬一线过,那时成归还很小,他得手的可能性更大。

    为何偏却在这时,父皇的病情已然在转好。

    姐弟俩双双赶到正乾宫,高位上暮远苍仍有些许虚弱,一身官袍清冷肃然的丞相席柏言立在左侧,视线未有半点的偏转。

    大皇子双手被缚于身后,脸上透着决绝,“儿臣正是不能甘心,想想您要将皇位传给一个废物儿臣便寝食难安嫉妒发狂。”

    “大皇兄!”暮摇婳不得不出声,想提醒他成归也在,话不可说绝了。

    “本王听见你们的脚步声了,不过也不想忍了而已。”大皇子阻断了两人对暮远苍的行礼,“你们俩,一个是出身卑微侥幸得了宠的妃子所生,却能当上太子,一个先皇后所出,平素不问朝事依然荣宠加身,本王呢?

    “你们待在皇宫舒心惬意时,本王在生死边缘在战场上杀敌!本王流血换来的江山安定,让你们随心所欲地享受?可笑!可笑!!”

    废物么,呵。暮成归低垂下脑袋,无人看得清他的表情。

    暮摇婳动了动唇,但哑然失声,原来大皇兄有那么深的不满,这不满中还包括对她的一份。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可能,她生下来,做什么都会是错的。

    目光落在落寞的暮摇婳身上一瞬,席柏言眼底是翻滚的墨色,折身向暮远苍呈上一物,“圣上,请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