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5章 浮沉-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575章 浮沉

    金銮卫有深入朝中的,她想知道一些事并不难。

    她本身也有一定的话语权,没必要再和诡谲的朝廷有过多牵扯,除非迫不得已。

    暮摇婳歪了脑袋看着他浅笑,红唇一开一合,“妾身是不忍心看相爷太过操劳呢,便想着替相爷分担些,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啦。”

    席柏言目光落在她唇上,他现在更想尝尝,小姑娘今日涂的口脂是什么味道。

    小半个月没碰她了,因为太忙。

    何况她的声音那么软那么娇,令他极度渴望。

    约莫是他眼神的炙热,暮摇婳意识到“危险”接近,无语也有点难过。

    为他的隐瞒难过,也为自己不敢点名了问难过。

    还为他目前的表现难过。

    “婳婳?”席柏言哑着嗓子捏起她的下颌让刚低下头的她抬起脸,“你怎么了?”

    看她不言不语,他的谷欠念似被泼了冷水,暂且被浇灭。

    “嗯,没事,不用忙的话我们出去走走透透气啊。”

    “外面是阴天,风很大。”

    原来如此,难怪她觉着好冷啊。

    书房已烧起火墙,进来脱下氅衣都会感觉热。

    暮摇婳被抱坐到桌案边,一寸寸地吃下他,恍恍惚惚地不大清楚事情为何进展到此。

    “席柏言”她费力地抓住他的衣襟。

    “嗯,我在。”席柏言勾起她的唇舌,极尽缠绵,“我在你身边呢,婳婳。”

    感受着不断的冲撞,浮浮沉沉,连什么时候流了眼泪都不晓得。

    暮摇婳躲开他大手的桎梏,脸别向一边。

    席柏言这才发现,她的泪并不是完全的激动所致。

    他慌了神,停下动作,“婳婳,别哭,怎么了?你告诉我”

    “我体谅你辛苦,可你在干什么?”他要对大皇兄下手?是她猜想错了吧?是吧?

    “抱歉。”似是良久后,席柏言轻轻吐出两个字,抱着她的腰坐回太师椅里,贴着她的脸亲昵道,“还记得你第一回到我书房那次吗?”

    暮摇婳不明所以地点头,因着叫她难耐的姿势,绯红的唇溢出低低的迷乱的声响。

    “那一次,我就想,”他的手从她腰侧滑下,带起灼热的触感,“想在我的桌案前,圈着你肆意地欺负。”

    “”

    她微微哽咽,“那个时候你便对我图谋不轨了。”

    其实也不能怪他,原本她不也存了用皮囊诱他的打算?

    席柏言啄吻她的腮帮及颈部,“只对你图谋不轨。”

    浪潮重新席卷而来,暮摇婳下巴搁在他肩窝处,迷迷糊糊地想,那几个月,到底是谁猎捕谁。

    “你不许骗我。”昏迷前,她似无意识地说。

    席柏言身躯一僵,半晌没有动静,而后亲了亲她的耳廓,“婳婳,我想有个孩子。”

    有了孩子,他们应该就再也没法分开了。

    寒冬来袭大雪初降,南巡归来的暮远苍猛然病倒,一病如抽丝,连着三天没能上朝。

    大皇子逼宫当日,王城阴沉沉的天放了晴,他领着部下冲进玄参门,却在二道的寿安门被秦都尉的禁卫军拦下。

    他已势在必得,压根没注意到对方怪异的表情,“秦都尉,快快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