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0章 你的-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570章 你的

    像是对他的“窥视”毫无所察。

    压下心中那点疑虑,席柏言捏了捏眉心,满足地看她待在自己触手可及的眼前。

    重新低下头,对着惨白无痕的宣纸,他正要提笔,却是心尖一疼,令他下意识地捂住胸口。

    多年以后,席柏言方明了,这突如其来的痛楚是某些变故的征兆。

    暮摇婳莫名地抬起头,事实上她也不知道为何自己好好地练着字会陡然分神,总之一掀眼睑便看见他白了脸捂着左胸处。

    她骇然色变,撂下笔跑向他,“怎么了?蛊虫在活跃吗?”

    “没事。”只是一阵短暂却刺激的疼,足够在记忆里留下烙印。

    他收回手,对她和煦地笑,“与蛊毒无关,可能是累了”

    暮摇婳板着脸,“我说你过度操劳是要拿命来抵,还不当回事!”语罢掉头冲外面喊:“阿喜,叫御医。”

    “婳婳,不用。”席柏言想,他的身体情况就如此,疼那一下着实不算什么,特意传御医有些小题大做。

    “这次听我的。”她微扬着下巴,指尖算是对准他的眉心,急到临头也不管此举失礼,颇有蛮横的意味,“无论原因,不舒服了就得看。”

    说着说着语气低落下去,“你的蛊毒至今没有完全的法子可解,我怕啊,不是咒你,我只是怕哪天蛊毒眼中,让我突然失去你”

    这些年,母后不在了,江嬷嬷也不在了,父皇和成归与她之间都有着那么点淡淡的隔阂。

    所以算下来,最亲近的不过他一个。

    并且他更是她最喜欢的。

    席柏言眼眸重重一震,这是头一次暮摇婳对他说这样的话,这一年多,她鲜少提起蛊虫的事,他自也不会跟她说什么让她担忧。

    她心里却一直记着。

    “婳婳,我”他喉咙口涩然如干旱了多日,握住她的手拉着她坐到自个的腿上,搂起她的细腰,低声似喃喃,“我说过,会陪你很久很久,相信我。”

    暮摇婳手法轻而温柔地捏住他的脸颊,仍是娇蛮霸道的口吻,“不拿出点实际行动来,怎么叫我相信?”

    然后环住他在他肩上蹭了蹭,“我一直都在害怕”

    她有安排金銮卫寻求解蛊之法,又不能太明显引人注意,在结果没尽人意前,她便也没对他说过,因为不想让他失望。

    席柏言为此缄默少顷,接着扳过她的脸,额头相抵,“我们成婚前,我单独见过圣上,圣上问我的诚意,我只说了一句话。”

    “我说,我的命是婳婳的。”

    “我的命是你的。你想我陪着你,我自会努力活着。”

    暮摇婳呆傻了般望着他,久久不语,直到御医前来敲门,她如梦初醒般从他腿上下去,“等会儿跟你说。”

    起身让御医进来,给席柏言把了脉,果真是劳累过度,“驸马爷,您可要注意休息,否则便是铁打的身子骨也会吃不消啊。”

    他近一段时间是很忙,常常和朝中几个大臣间互相走动。

    暮摇婳不管朝事,只觉天天哪有那么多事需要他处理,便有意摆脸色,“你方才那句话的意思代表你会听我的话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