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8章 萌芽-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568章 萌芽

    “晓得啦,我又跑不掉。”

    史书看不出个所以然,暮摇婳对席柏言的书桌生起了浓厚的兴趣,便瞧来瞧去,挑中桌角那本封面上印着像是古文字的书。

    只是随手一翻,里面掉出了一张纸,她一愣,以为它已脆弱得轻拿起也不行。

    再仔细看去,这纸的成色和书里的不同,而上头的字那是她默写的送给席柏言的古相思曲。

    这下暮摇婳是彻底地愣住了,压根没想过,会从他这再看到这张纸。

    过了一会她回过味来,琢磨着他是不是还留有其它,由她写过字的纸,比如那首折桂令。

    暮摇婳微微出神,随手拉开右边的屉子,一眼看见里面明晃晃地摆着的刚见过不久的铜制牌子。

    大小跟她的令牌也像。

    中间印有“澜沧”。

    她怔怔地阖上屉子,视线虚空地落在泛黄了的纸上,内心五味杂陈。

    信任,在她和席柏言之间,于某种特定的情况下,是非常奢侈的一样东西。

    从天池阁出来,席柏言正好撞见踟蹰不前的叶南尽,“你在这做什么?”

    “属下有事找您。”他挠了挠头,自打主子和帝姬成婚,两人住到一起,有些事说起来就不太方便。

    “在这说吧。”席柏言神色淡然,躲躲藏藏的反而会惹人生疑。

    “昨天下午属下去领了解药。”虽然那玩意儿主子不需要了,但不能表现出来让上面人知晓,“大人,他们可能开始怀疑您了。”

    “他们本就从没信过我。”

    “那不一样。”叶南尽想隐晦地提醒他要多注意,“态度上感觉不一样,你策划脱离他们的掌控,他们或有察觉。”

    席柏言轻微地点头,“可还有旁的发现?”

    他一如往常地低垂着脑袋,其实是无颜面对席柏言,“暂且没有。”

    “好,这个我自会留心。”他接着往书房走去。

    叶南尽目送他远离的身影片刻,愤然地握了握前。某个瞬间,他想冲上去向主子道歉,但是他不能

    重新走进书房,席柏言眼波微顿,似乎有哪里变得不同。抬眸望向坐在他书案前的暮摇婳,“看你皱着漂亮的小脸,遇到难题了?”

    “嗯?哦。”她抓了抓耳后,“是,也不是。”

    席柏言哭笑不得,“这算什么回答?”

    “至今没找到潜逃的京藏族人,我总怕他会带着鬼兵卷土从来,想看看多年前天恩皇帝他们如何制服的傀儡军团。

    “可这史书里相关记载仅寥寥几笔的概括,好奇怪。”

    席柏言拿起她看的书翻了翻,“要么便是这位史官并不知内情,要么便是内容不可外传。”

    暮摇婳若有所思地点着脑袋,“那宫内藏书阁,只有皇族人可进的那一间,会不会放着记有具体过程的史书?”

    “说不定,机密可不适合大摇大摆地放着,毕竟规矩是留给愿意遵守的人的。”

    他也想知道傀儡军团被消灭的原因,已然寻求解答多年但无果。

    “唔”暮摇婳陷入沉思,要不改日去找父皇问问?

    “另一件困扰你的事呢?”席柏言捏了捏她的鼻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