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7章 澜沧-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567章 澜沧

    苏崇惠逼迫他加快进程,而且要下狠手,否则会让他付出一定的代价。

    若不是主子有帝姬这个牵挂,他绝不必顾虑苏崇惠的胁迫。

    希望主子的大业早日得成,那么他死也无愧于心。

    叶南尽的背影消失在小道尽头,暮摇婳从暗处走出,问荣见,“结论是什么?”

    “帝姬,属下没见过它,仅凭推测”

    “无妨,直说即可。”

    “属下推测它的作用和您的令牌相似,可证明身份之类的。”

    “它上面刻着什么字?”先前她有隐约看见。

    荣见语气微变,“澜沧。”

    暮摇婳袖中的手一紧,偏头看他,“确定是澜沧?”顿了一顿,“具体是哪两个字?”

    他的语气又变低了几分,“波澜的澜,沧浪之水的沧。”

    短暂的安静,暮摇婳又笑道:“这与本宫心里所想的二字,只有微末之差了。”

    大暮王朝地处大陆中东部,千年来一步步积蓄到如今这般地大物博的程度,周围各小国逐步归属大暮,成诸侯国。

    暮摇婳记得,近两年她似乎多次听人提到诸侯国之一的沧澜国。

    作为除大暮外最雄厚的国家,沧澜国归顺大暮最晚,天恩皇帝在位期间才将她收服,更是牵扯到了傀儡军团,其性质相当于不久前出现的“鬼兵”。

    往后便是五年前由沧澜国发起的隋尧之战。

    “怎么想起看史书了?”席柏言拎着常服推门而入,见她果真是在书房,再走近一看,大致掠过一眼便知晓她拿的是哪本。

    记载与沧澜国相关的史书。

    “在找傀儡军团的资料啊。”暮摇婳瞥到他手里拿着东西,颇为惊讶地扬起脸看他,“你把它从卧房拿到这来,不会是让我给你换的吧?”

    “聪明。”席柏言站在窗边朝她招招手,“乖,过来。”

    她一脸拒绝,“我不要。”

    都给他养成的什么坏习惯,穿和脱都要她来,这也是情趣?!

    席柏言微挑眉,山不就他他便就山,拔腿走向她。

    “停停停!”暮摇婳是怕了,还亲自来捉她,要是为换个衣裳点起他的火那才得不偿失。

    她将书正面朝下放好,走过去没好气地捶了一下他的胸口,“谁说不要我伺候他的,转头就变卦,不可信啊不可信。抬手。”

    席柏言趁机偷袭,亲到了她的眼角,“那是我说的,我也说过,你唯一要做的只脱衣和晨起为我穿官袍两样。乖,我的衣服除我之外只给你随便脱。”

    暮摇婳脸颊鼓鼓的,“哦,那好大的荣幸哦。”

    手上的动作却是丁点不含糊,数百个日子下来越发的熟练。

    “这官袍换下来放哪?”说着目光四处搜寻可以让它挂着的地方。

    “等等。”席柏言一手揽住她的肩,另一手捏住下巴,“先亲会儿。”

    “”

    良久之后,他低哑着声音,“我爱你。”

    席丞相日益粘人,超级粘人,各个方面。

    暮摇婳故作嫌弃状,敷衍似的道:“知道了知道了。”

    一转身,唇角扬得老高。

    席柏言自是心里有数,拿过她臂弯里的官袍,“我送回卧房去,你等一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