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章 收藏-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566章 收藏

    他俊脸逼近,“又在设想我什么囧事?”

    暮摇婳当然打死也不承认,“你就在我眼前,我还干嘛想你?整天欺负我,我才不想你!”

    小丫头真是再不治治就要上房揭瓦去了,席柏言屈指敲了敲桌子,“先吃饭,吃完了我们再算账。”

    “算什么账?谁要跟你算账。”暮摇婳放下筷子,当即便想溜,“我吃饱了!我要去看看我养在池子里的鱼”

    席柏言半起身,轻而易举地拉住小姑娘的衣领,把人给扯了回来,“你确定你要去看那几条鱼而不是留下来陪我吃完?”

    “你松手我就确定。”

    男人无声地笑了。

    笑得暮摇婳有点慌。

    现在他们不在床上,但总归还是要睡一起的。

    大丈夫能不,小女子能屈能伸。

    暮摇婳抿唇乖乖坐好,提起自己的筷子,“适才那是错觉,我发现我还没吃饱,我再吃点。”

    席柏言忍着笑,这么个宝贝居然是他的。

    饭后席柏言照例去书房,暮摇婳在池边喂着锦鲤,边喂边琢磨,她要不要再给席柏言绣一方丝帕。

    一年前那方帕子,都快被用坏了,他也还没扔。

    不管家里有多少更好的丝帕,他都固执地把她绣的那个揣在身上。

    另一方本已经坏了的,被他收在一个箱子里收得好好的。

    这样的收藏癖会让人觉得被重视被深爱,但换个角度,也会觉得是可怕。

    鱼食喂完,暮摇婳突发奇想,这次便在帕子上绣一条锦鲤!

    她兴冲冲地提着裙角回去准备针线,却在意拐角处险些和步履匆匆的叶南尽撞上。

    “对不住帝姬!”叶南尽方寸大乱地跪下,“小的惊扰了帝姬,罪该万死,请帝姬责罚!”

    相撞没惊着暮摇婳,倒是他这一跪叫她吓了一跳,往日他恭敬归恭敬,但从未如此战战兢兢过。

    “没事。”大概是叶管家有急事,而她错当成了他很惊惧吧,“本宫不怪你,你先起来。”

    “谢帝姬!”叶南尽低着头道,“帝姬,小的还有大人交代的急事要去办,便先告退了!”

    “嗯。”她瞧着他绕过自己快步走开,全程都未曾抬头。

    暮摇婳也迈步往前,目光触及地上的某物,她顿住了,再一回身,哪里有叶管家的身影?

    “荣见。”她心中有惑,将荣见叫上前面来,指着地上那奇特的铜制牌子问:“可否认得此为何物?”

    他捡起铜牌,不是见过的东西,可其上刻着显眼的“澜沧”二字。

    暮摇婳忽然道:“你先把它放下。”这应该是从叶南尽身上掉落的,多半他已返回来寻了。

    说不清楚为什么要躲开他,总之回过神后,她和荣见已站在不远处的回廊隐蔽的角落里。

    正如她所料,叶南尽火急火燎地小跑而来,那副神色摆明了是弄丢重要之物的急切与担忧。

    可忧什么呢?

    很快叶南尽便走到她和他碰到的地方,看见了那枚铜牌,当即捡起了它,宝贝似的塞进怀中。

    过后他又警惕地防备地看了看周围,这才转身离去。

    暮摇婳他们看不到,转过身的他,脸上闪过一丝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