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2章 铁证-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562章 铁证

    在看到某道熟悉的身影时,他神情微变,但立马又复原,快得旁人难以分辨。

    暮摇婳对秦进没好感,又许久未见,通过这次敬酒,只觉他不像一年前那样自我的不可一世了,对席柏言更是没有半点虚假的敬重。

    这份敬重不单单源于他是丞相。

    她握着茶盏,面上是不显山露水,心里在思量着某些事。

    秦都尉和席柏言瞧着是至交,实则有地位差别,正主心甘情愿认下的差别。

    因此能够说成,秦都尉是席柏言的人。

    不得不说秦都尉的眼光好,然而下手的时机不太好,不仅没能将席柏言收归几用,还把自个搭了进去。

    秦进敬酒到下一桌,暮摇婳才悄咪咪地对他道:“新郎官好像很怕你。”

    席柏言淡淡地笑,“他在我手上吃过亏。”

    暮摇婳便被勾起了好奇心,可这大庭广众地议论喜宴主人公的私密之事总归不妥当,只好留着回去再问。

    宴席进行到大半,见自家小姑娘吃饱喝足,席柏言也不想久留,便带着她向秦都尉先行告辞。

    丞相公务繁忙,秦都尉自是不好将他强行留下,等这对养眼的夫妻走出了老远,他猛一拍脑门,“哎,把正事都给忘了。”

    他回房拿了样东西,同时让小厮去留住席柏言他们。

    “席丞相,帝姬殿下,请留步。”

    暮摇婳一脚踏上马车,却听身后有小厮走近。两人皆回身,小厮弯腰拱手一拜,“席丞相,我家老爷请您先去他书房一趟。”

    要到书房谈的事,重要性可见一斑。

    席柏言对小厮轻点头,“本官随后便到。”

    再向暮摇婳温声叮嘱道:“秦都尉找我必为要务,婳婳,你且在这等我一下,莫要乱跑,我去去就来。”

    “好,你快去吧。”她想来知道轻重。

    席柏言看了看左右的侍卫,“你们几个,把帝姬照看好了,绝不可有半点疏漏。”

    随后,他才折回秦府。

    儿子大婚当日,做爹的却想着别的,这便十分引人注目。

    慎重起见,小厮领着席柏言走了人流稀少的小道。

    目的地并非书房,是后院里不起眼的杂物间。

    秦都尉神色肃然冷峻,“席丞相,你要的东西,本官拿到了。可就这么个小东西,真能”成为铁证?

    仔细查看了它一番,席柏言将它收进袖中,嘴角凝着高深莫测的笑,“秦都尉请放心,本官自有妙招。”

    有时候扳倒某个人,便是鹌鹑蛋大小的石子,都绰绰有余了。

    “那好,本官不多过问,席丞相请。”他已经很信任这看着无害的年轻丞相。

    再度出秦府,遇到个应该是出恭来的同僚,那人惊讶道:“席丞相,您不是已经回去了吗?”

    “落下个东西,回来找找。”席柏言语气淡淡。

    那人应声,心说,除了对帝姬,丞相待其他人可真冷漠啊。

    席柏言走进马车里,看到小姑娘侧着脑袋想什么想得正出神。

    他坐去她边上,“在想什么?这么认真。”

    暮摇婳姿势未变,只是视线往他这边移了移,一双眸子滴溜溜的圆,“秦进不会是跟你约过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