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章 清醒-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559章 清醒

    席柏言低低地笑了,站起来配合着她穿好官袍,在她踮起脚为他整理衣襟时。

    猛地将她抱起,抵着额头亲吻。

    脚不着地,暮摇婳只能紧紧攀附着他的肩,将重量依附给他。

    热烈的一吻终了,她清澈的眸子里似溪水流淌,印着他沉迷的俊脸。

    席柏言别有意味地道:“可惜,今日得饿着肚子上朝。”

    “又不正经。”暮摇婳握着小拳头捶了下他,“快把我放下,这样有点难受。”

    谁知他直接改为将她打横抱着,“走,为夫带你洗漱吃饭。”

    府上众下人:又是个牙疼的早上啊。

    不过主子们感情好,下人们的日子也非常好过。

    帝姬和席大人成亲一年多,他们就没瞧见两人吵过架,不管帝姬有理无理,只要她摆出不高兴的脸色,席大人保管各种哄。

    外人说席大人是为仕途讨好帝姬?笑话,大人明明是将帝姬宠到了骨子里头。

    而帝姬也没恃宠生娇变得蛮横到不可理喻,平常还会跟厨子学做几个点心或小菜给席大人吃。

    这俩主子间的感情若是虚假的,他们做下人的绝对自戳双目。

    帝姬对外的形象那叫一个端庄得体,在家里对着席大人,跟越活越小似的。

    真真叫人羡慕。

    荣青咬着个包子坐在一房顶上,看帝姬给席大人送到门口,一路不嫌腻烦地牵着手,如胶似漆的,一时拿不准要不要把昨天偷听到的事告诉给帝姬。

    “帝姬说过,如有异常尽管告知于她。”荣见站到她身边,“帝姬很清醒,这种事瞒着她时间越久,影响可能就越坏。”

    “那一会儿我跟她说吧。”荣青吃完包子,“还没饱,我再去吃一点。”

    “”

    倏地,荣见感觉到了一抹不算善意的目光,机敏地搜寻过去,看到叶南尽走向了厨房。

    回笼觉睡醒,见荣青明显带着心事地候在门外,暮摇婳收起几分放松的神色,回身走向里面,“进来说。”

    门一关上,荣青径直抱拳跪下,道:“帝姬,属下并非有意惹您不快,接下来要说的是我亲眼所见之事。”

    屋外有金銮卫值守在近处,不担心会有谁跑来偷听。

    暮摇婳坐在椅子里,“无碍,你直说吧。”

    “昨日属下休假,在街上碰到叶管家,跟着他进了南国暖楼。属下本抱着玩闹的心思,可似乎撞破了他的秘密。”

    三楼他去的那间房是南国暖楼的老板住的屋子,二人交谈间透露着一个讯息:他们十分熟稔。

    这份熟稔不同于老友故交,何况他们称同一人为主子。

    “你是说,南国暖楼的老板和叶管家都称呼席柏言为主子?”她记忆里的叶南尽,可向来都“大人”“席大人”地叫着。

    “属下绝对没有听错,王城姓席的不在少数,可驸马爷何曾有第二个?”

    他们谈的事与早不在人世的霍渊有关,当初隐藏在霍渊身后的势力,席大人已经追查了近两年。

    “其他的呢?”暮摇婳神色并没有太大的起伏。

    “没了。”荣青道。

    “好,你先下去。”她垂了垂眼睑。

    南国暖楼的老板是席柏言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