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0章 凤凰-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550章 凤凰

    “哎呀!”暮摇婳下巴磕在了他肩上,怪疼的。

    这男人虽习不了武,可浑身该结实的地方一点也不含糊,好几次她都在他胸口撞疼了鼻子还直掉眼泪。

    知道她是真撞着了,席柏言赶紧哄人,轻轻按揉她下巴处外加低声道歉。

    暮摇婳终于发现让自己逃跑失败的“罪魁祸首”就是她的不知何时被他扯掉攥在手心的腰带。

    “”

    “真的好疼啊!”企图以此平息他的谷欠念。

    谁料男人给她按揉的动作停下了,而后有些委屈地说:“我也好疼。”

    暮摇婳已经能知晓他口中的“疼”是指哪里了

    她紧紧闭着眸,坚决不去看他,因为随便看一眼也会心软然后让他得逞。

    席柏言歪过头思考了一会儿,将她放到里边,圈在怀里,有一下没一下地亲着她的耳廓。

    最终还是没能逃过男人的“魔爪”。

    不过在上面是不可能的,必须不可能,只是被翻过了身,小声抽泣着感受他炽热的薄唇落在她背部的形状。

    席柏言尽情地满足自己的渴望,在小姑娘能够承受的前提之下。

    他的吻逐渐下移,逼近她最为敏感的腰部。

    鬼使神差地将眼睁开一条缝,席柏言看见了暮摇婳腰的左侧的奇怪印记。

    饥饿当前,他并没有细想,继续自己磨人的侵占。

    他们没在白天做过,更没以这样的姿势做过。夜里昏暗,尽管有过一起沐浴的经历,可她害羞,他便至今都还未完完全全地看过她的身体。

    一次结束后,暮摇婳小脸汗津津地趴在男人胸口,连埋怨他的力气都没有。

    席柏言却清明了许多,大手摸到先前他看见有印记的地方,那里平平滑滑的,不看的话就不会知道那里其实有个图案。

    他把暮摇婳脸朝下的放在床上。

    以为席柏言又兴起,她慌张地摇头,“不要不要”

    席柏言亲了亲她靠近耳朵处,哑着嗓音道:“乖,不动你。”

    他是想看清那个印记。

    满室明亮中,席柏言对着她盈盈一握的细腰,黑眸幽深。

    这图案确实奇怪,但放在暮摇婳身上也不令人意外。

    那是个凤凰模样的东西。

    席柏言躺回去,掀起被子将他们盖好,才抚着她的长发问:“婳婳,你生下来时有胎记吗?”

    “有的。”暮摇婳下意识地回答,安静了片刻突然睁开眸子,“你看到了?”

    母后说她后腰上有个胎记,她自己很难看到,小时候带她的嬷嬷告诉她是个小圆点,不妨事。

    后来她慢慢长大,不好意思叫别人看自个的身体,便只有母后能看见。

    再后来就没了母后,她自己费力一点,是能瞧见那处的胎记,而且还长大了些。

    暮摇婳还纠结过它会不会长到她整个背上都是,所幸并没有变成她想的那样。

    “嗯。”这个问题不用问她也知道答案啊。

    得到肯定答复,暮摇婳仅有的一丝希望破灭,懊恼地捂上脸,“是不是很丑”

    “不会。”小姑娘的关注点真可爱,“你知道它的样子吗?”

    “胎记的样子呗等等,好像是一截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