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4章 蛊惑-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544章 蛊惑

    不想让下人为难,她迈开脚步,锁链撞击发出脆响。

    一面走一面凉凉地道:“苏崇惠,我祝你今夜做个美妙的噩梦。”

    “好暖和好暖和”暮摇婳躺下后直往男人怀里拱。

    月事期她特别畏寒,炎夏亦是如此。

    席柏言一手摸着她丝滑的长发,另一只手向她腹部探去,“还疼不疼?”

    暮摇婳眉眼弯弯,“每次刚来的时候会疼,疼过便不疼了啊。”前几回他也总这么问,“跟你说过好多遍,你都记不住。”

    “不疼自是最好,可万一就出现意外了呢?”他将她那边的被子往上拉了拉,掖住被角,“好了,睡吧。”

    她没吭声,席柏言展眸,见她目光灼灼,“很开心,睡不着?”

    “也没有到睡不着的地步开始是真的,今晚我们也算重游故地,心境不同,故别有趣味。”

    “嗯。”于他而言最大的不同是能名正言顺地牵她的手了,“不想睡的话,我们来做点有意思的事?”

    眨眼便不正经。

    暮摇婳往被窝里缩了缩,声音细细小小,“睡了睡了,睡着了。”

    狡猾的迷人的小东西。

    席柏言亲吻了下她的眉心,“乖。”

    一夜好眠。

    这天早上暮摇婳没再呵欠连天了,因为睡得足够饱,精神十足地用完早膳,和席柏言一块坐上去皇宫的轿子。

    他是要上朝,而她顺路,送完他就回席府。

    据说,北胡送归降书和供奉礼的使臣近日即将抵达王城。

    与此同时,东宫。

    没由来的暴躁,暮成归一把推开桌案上的笔墨纸砚,清隽的脸微微扭曲。

    他闭紧了眼不断地握拳,倏地睁开冷睨向身后恭敬站着的皇叔的心腹,“你当真无事隐瞒孤?”

    男子眸中精光闪烁,嘴上仍是道:“没有了。王爷临行前叮嘱小人侍奉太子左右,若太子嫌小人烦了,小人退下便是。”

    暮成归怒从心起,顺势拔出旁边的剑指向他脆弱的咽喉,“孤再问你一次,有什么瞒着孤的?”

    他似是被逼无奈地跪了下去,低声下气道:“太子,您就别难为小人了,王爷他不”

    “皇叔不什么?”暮成归已然笃定他话里有话,这几日看他皆是吞吞吐吐犹豫不决,“你们,都下去。”

    屏退了公公宫女,手中的剑向他逼近,“再不说,孤要了你的脑袋!”

    “说,小人都说!”男子忙不迭道,“其实上次出征北疆,并非王爷所愿,他是为形势所迫不得不远赴战场表明忠心。”

    “这是何意?”暮成归敛起神色,后背逐渐发凉。

    “半年前正正乾宫和蕙岚宫都有风声传出,说王爷和圣上的某位妃子有染,这个罪名扣下来可是洗不清的,王爷更无力自证清白,应应圣上要求”

    “闭嘴!”暮成归拔高声音呵斥道,脑子里却一团乱麻。

    圣上听到风声了,那风声又提到了多少呢?

    他身形微颤,徒然地坐回椅子里。

    半晌,暮成归懊丧郁卒地扒拉着后脑勺,对地上跪着的男子不耐地道:“你先下去。记得把自己藏好。”

    “是,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