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幼时-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54章 幼时

    体验了下帝姬带他上天的滋味。

    有惊无险。

    席柏言不甚在意地直接坐到房梁上,递出红薯,“殿下今日之举,着实叫微臣另眼相看。”

    暮摇婳“接”的动作一顿,故作大大咧咧地扯了扯唇角,“不尽然吧,主要是从前和大人相处较少,本宫也没向外透露自己会武的事实。”

    懒得提他恢复平素称呼的问题。

    但比起自己上辈子规规矩矩的言行,而今她的所作所为,诚然有点儿与身份不符。

    那又怎样呢?

    她就是想怎么高兴怎么来。

    暮摇婳耸了耸肩,瞥见席柏言笑意满满的面孔。

    今晚他的笑容较往常都要多,这一次的更像由内而外散发的愉悦。

    “这样也好,”他说,“殿下能在微臣面前展现真实的自己,是微臣的荣幸。”

    “嗯哼不要扯远了,接着之前的说。”

    “好。”

    那可不是一段愉快的回忆。

    “微臣很小的时候便没了父母,在别人家孩子闹着不要上学堂时,我要想尽一切办法活下去。许多具体事件微臣也记不大清了,只记得七岁那年,要饭要到一大户人家,那老爷让我背两首诗,背好了他便送我一顿饭。

    “那时我不懂什么是诗,便将自己偶然间在学堂听过的全背了出来。老爷很惊讶,非但给了我热的饭菜,并决定将我留下培养。

    “老爷是爱才之人,由于自己的儿子个个不想学习,偏我近乎过目不忘,便对我愈加看重。

    “可我并非他妻子所出,夫人见老爷优待于我,把我当作老爷的私生子,觉得我会和她的儿子争夺家产。于是她视我为眼中钉,经常不给我饭吃,有也是剩饭剩菜,或叫我去干苦力活,动辄掐我踢我”

    那样留下的伤都在衣服下,老爷一般不会看到,而他为了生存隐忍,夫人则变本加厉。

    “再后来老爷爷意识到留着我实属不妥,某日悄悄地将我叫去他的书房,言辞恳切地叮嘱我千万别丢下学业,还给了我来王城求学的盘缠。

    “孰料这些都被夫人听到了,明面上,她万分不舍地送走我,私底下,让她儿子带上家仆跟踪我至出城,抢走我大部分的盘缠,威胁我不准我再回去。

    “我被打到奄奄一息,是路过的老伯救了我,使我侥幸活了一命。”

    他有条不紊地陈述着自己的过去,低醇的嗓音里始终弥漫着轻描淡写的凉薄味道,仿佛事不关己。

    可暮摇婳清楚,有些痛,已烙进骨子里,会伴随自己一生。

    话说到这里,他适时地停下,即便坐在她咫尺的身旁,却像她如何也摸不到的那般遥远。

    她嚼着红薯等他继续说,但这沉默大有席卷侵蚀他们的架势。

    暮摇婳恍然大悟,接上他的话头,“那老伯便是那晚你救的老爷爷?”

    席柏言侧过脸,薄唇勾起浅浅的弧度晦涩深沉,“殿下猜对了。”

    怅然地轻叹,“十一年,微臣认识那对夫妻已然十一年了。”他放目远眺,“殿下不妨再做个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