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8章 伏击-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538章 伏击

    这次席柏言非但没吱声,更一动不动,呼吸声都静谧下去。

    暮摇婳抬起脸,看到他落寞地垂着眼睫。

    似乎察觉到她的注视,便又撩起眼睑看了看她,无言的委屈。

    完全被他这副神色吃住了,暮摇婳在心里哀叹一声,胳膊环上他的脖子,蹭了蹭他的脸。

    “那就可以凶一点点?”她小声的商量的口吻。

    席柏言哪里受得了心爱的小姑娘软软的撒娇腔调,心猿意马地含住她的唇瓣厮磨了一会儿,暗声道“我会尽量克制的,嗯?”

    言下之意,有时他会克制不了。

    被美色诱惑的暮摇婳已经没有思考能力,乖顺地整个窝在他胸口,“好的呀。”

    “你啊”席柏言意味深长地拉长语调唤他,眸中晦涩不明。

    他是个贪心的人,只会越要越多,小姑娘这么容易对他软下态度,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可如何是好。

    “但你要是再这样凶,我会采取暴力手段的。”暮摇婳一本正经地握着拳头。

    “好。”

    席柏言觉得,她跟他在一起后,一直都像在撒娇,让他情不自禁更疼爱她几分。

    身边有个娇娇的需要哄着的小姑娘,真好。

    他们在帝姬府住了三日。

    其实这样对于席柏言来说是不太方便,他又不能将书房带在身上搬来搬去,处理公务还是在席府好。

    也曾想将书房挪到帝姬府,然后久居于此,但暮摇婳不同意。

    她说喜欢住在席府,即便它比帝姬府小了许多,却更加的有人情味。

    就一些近身侍女跟着暮摇婳来回走动,其余的便留守在帝姬府,随时听候调遣。

    金銮卫也大多留在原先住的地儿,每日有特定的人到席府去值班。

    “不觉得这会很麻烦?”席柏言笑吟吟地问过她。

    当时暮摇婳回:“你住了多年的宅子我是新奇得很,等我在这住腻了,我们就搬去帝姬府呗!”

    席柏言便只能由着她高兴,索性为她一笑的功夫还是充足的。

    回席府前一晚上,暮摇婳兴冲冲地要他陪她出去玩。

    “现在忙嘛?不忙跟我去逛逛呀!”

    他由此总结出,很多情况下,她都是体贴而乖巧的,见他在书房或看着像在忙公务时,她都悄悄退开,不作打扰。

    哪怕真的有事,也会是征求的语气。

    所有的骄纵都建立在他表现得清闲之上。

    如此懂事的小娘子应是每个官员想要的贤妻良母的典范。

    可席柏言不这么想,他要的是暮摇婳在他面前能毫无顾忌,予取予求。

    所以,他得在潜移默化中改掉她过于懂事的性子。

    “忙也不忙,不如你亲我一下再问问?”席柏言丢开书卷,揽住她的腰身。

    暮摇婳才不信他,“你忙的话我就叫别人陪我。”作势便要从他的圈禁中走开。

    席柏言准确地咬住她的耳珠,倒也没用力,明显是**之举,“胆子肥了,嗯?把你夫君放到哪里了?”

    “夫君嘛,肯定是放在心里呀。”暮摇婳斜着眉眼俏生生地瞥着他,“这都要问,你傻呀。”

    话音像长了小勾子,钩在了他心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