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3章 爱人-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533章 爱人

    尤其是不听话又难掌控的。

    新婚第三日,暮摇婳得携席柏言进宫向暮远苍请安。

    之后他们去了帝姬府。

    席柏言是这么说的:“想去你的闺房瞧瞧。”

    暮摇婳回他:“严格说来,我真正的闺房在凤仪宫呢,帝姬府我还没住多久。”

    把玩着她的手的男人这时似漫不经心地道:“那改日我们去凤仪宫你住了多年的房间试试?”

    “喂。”暮摇婳打了记他的手背,“你想什么呢?”

    席柏言捞起打他的那只手,亲了亲指尖,“打我也不要自己动手啊,弄疼自己怎么办?”

    并不否认他话中之意是她猜想的那样。

    暮摇婳抽回手,扬起下巴双手环胸但并不看他,“我是惯着你了吧,你总想着欺负我。”

    昨天晚上他二度开荤,完全不管翌日要早起,又折腾了她好久。

    “我只欺负你。”席柏言不嫌亲热地贴上她的面颊,“乖。”

    “哼。”

    静了片刻,他不疾不徐地道,“婳婳,这真不能怪我了,是你先招我的。”

    暮摇婳无比惊讶地转头看着他,“我哪有?”

    席柏言趁机将专注等解答的小姑娘拢进怀中,“你仔细想想,最初是不是你先撩拨的我,你先靠近我,先抱住我,先说喜欢我的?”

    一连串的“先”砸的暮摇婳头昏眼花,好半晌才理清思绪,结结巴巴地说:“抱是你先抱我的,在霍家那次”

    “那次不算,我是看你状态不对劲才抱你的,还算我的失礼。”

    “”暮摇婳一时失语,望着他略显眼里的面容,一股委屈之意冒上心头,嘴巴一憋便道:“那也不全是我的责任啊。”

    “对,”席柏言点头应和,“你不撩拨我,我对你也有谷欠望,可你三番五次地撩拨,我不得不三番五次地忍耐着,所以如今是在补偿我过去的辛苦。”

    这逻辑暮摇婳也是服了,他要不要这么记“仇”哇?

    小姑娘一副“天塌了”的表情,席柏言心下憋着笑,嘴上仍在循循善诱道:“再所以,我们各担一半责任,谁也不用怨谁。”

    这话好像没毛病,暮摇婳迷迷糊糊地点了点头。

    很久以后,她回想起这件事,终于发现,就算各有责任,吃亏较多的都是她啊!

    轿子停在帝姬府门口,暮摇婳猛然记起有个事忘了跟席柏言说,回了房才拉着他神秘兮兮地道:“荣见今天上午找了我,提及阿青和叶管家他说叶管家频繁找阿青,作为兄长他不得不多想。”

    她歪了歪脑袋,“叶管家对阿青究竟有意无意呢?你知道嘛?”

    席柏言不大高兴他们两个人的时候,她却提起旁人,可荣家兄妹非寻常的外人,只不过仍有些兴致缺缺,“叶管家是没和女子这般走近过。”

    暮摇婳正要说什么,他又开口,笃定的口吻直接破灭了她的希望,“但他并无娶妻之意。”

    至少叶南尽不会娶大暮女子为妻。

    “为何?”暮摇婳一愣怔。

    真实原因怎能据实已告,席柏言垂下眸,“那是叶管家的私事,我虽是主子,也不好多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