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1章 不动-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531章 不动

    暮摇婳左右看了看,“好,就这么去用午膳。”

    她作势要起身,却见席柏言没有动静,疑惑地望过去,“你怎么啦?”

    席柏言轻咳几声,“那个,你还是把妆卸了吧,叫下人们看见了,和你帝姬的身份不符。”

    “什么符不符的,这可是我夫君的手艺,我们的闺中密趣,与旁人何干?”她认真地道。

    因为觉得这妆挡住了她原本的美貌。

    别人化的妆容都显得精致,他这倒是给小姑娘拖后腿来了。

    “难道你嫌我丑啊?”暮摇婳气哄哄地瞪着他,“我夫君辛辛苦苦给我化的,我喜欢得紧,你嫌丑也没用,我就是不卸,哼!”

    这哪跟哪。

    他不正是她的夫君?

    席柏言心下一暖,捏了捏她的鼻子,“好,那就不卸。”顿了顿,补充道,“没嫌你丑,不管你是什么样我都喜欢的,怕你嫌弃我罢了。”

    他一念兴起,明知没那个本事,所幸她愿意包容。

    暮摇婳哼了哼,让他过关了,张开手臂义正辞严地道:“抱。”

    席柏言便心甘情愿地将她抱起,温柔地问:“抱你去饭厅?”

    “当然啦,我腿还酸着呢。”

    他趁势吻了吻她嘟起的腮帮,“怪我,今晚也不动你,让你好好休息。”

    暮摇婳眼前一亮,惊喜道:“一言为定?”

    这个反应他只觉好笑,又心软得不行,“一言为定。”

    午膳很丰盛,看得暮摇婳食指大动。

    这次没要席柏言喂了,她自己动手比较快些。

    烤香脆鹅油而不腻,暮摇婳不是贪荤的人也连着吃了三块。

    席柏言打趣道:“你慢些,莫要呛着了,没人跟你抢。”

    暮摇婳斜着眼儿飞他,夹了块送到他嘴边,“呐。”

    就着她的筷子他吃下肉,连声称赞:“香,比我挑的香。”

    侍奉在一旁的席府小厮和帝姬府的侍女只有一个想法:不得了啦,主子们联手屠狗哇。

    这一晚果真风平浪静,席柏言只是抱紧了暮摇婳不准她远离半点,说什么抱着她睡舒服。

    其实他便是想她早早习惯与他同床共枕。

    一夜好眠的暮摇婳精力充沛,和席柏言在家享受了一日清闲,明天他就得上朝了。

    当晚席柏言也忍着没动她,知晓她那里伤得略重,耐心地等她养好。

    但亲亲抱抱是一样没少的,尽管没到最后一步,也将暮摇婳弄出了眼泪。

    这便导致她后来睡着了都不忘念叨“席柏言大坏蛋”。

    勾得他是心痒难耐,在不吵醒她的前提下,亲吻厮磨好久才稍微平复下自己的渴望。

    婚后首次上朝,席柏言起得早,也不让暮摇婳睡,连亲带哄把人捞起来陪他用膳,送他出门。

    暮摇婳睡眼惺忪地抱怨,“你这样虐待我是不对的好嘛。”

    “乖。”席柏言亲亲她的嘴角,辗转到腮帮,“想你陪着我,我自己一人用膳怪冷清的,一会儿你去睡回笼觉,醒了乖乖等我回来。”

    听他这么一说她也没脾气了,揪着他的衣襟半闭着眼撒娇,“那你再抱抱我。”

    席柏言自是非常乐意从命。

    目送他的轿子走远,暮摇婳也清醒了七八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