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0章 胭脂-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530章 胭脂

    跟着又道:“你想问你的胭脂去哪儿了就直说嘛。”

    他停住,看铜镜里她笑意盎然的脸,“小东西,你还挺会使坏。”

    “这怎么能是使坏,这叫心有灵犀啊。”暮摇婳无辜地眨巴眨巴眼,“夫君送我的,我珍惜得很,一直都好好收着。”

    “”

    席柏言碰了碰胭脂盒,不吃她这套,“这玩意儿收藏着也不能增值变成宝贝,你尽管用,用完我再给你买便是。”

    暮摇婳笑得眉眼弯弯弧度美好,“啊呀,之前那是因为我旧的胭脂还没用完,我也不是喜新厌旧的人啊。”

    他眯起眼,直勾勾地看着她,对视半晌,也不戳破她的小心思了,点点头,“不喜新厌旧这一点,很好。”

    “噗嗤。”暮摇婳差点笑喷,别扭的男人真可爱啊,好想捏捏他的脸。

    席柏言一脸莫名,但听她不紧不慢道:“我也不常用胭脂啊,在帝姬府把自己拾掇得体面了便好,它们是你送我的,那我定是要用给你看,不然多没意思。”

    轻轻巧巧地就把男人给哄好了,暮摇婳分外得意,她素面朝天模样也不差,只为特殊的人或特殊的场合会格外花心思上妆而已。

    有道是,女为悦己者容。

    她不介意自己在席柏言眼里更漂亮一些。

    “鬼灵精的小姑娘。”男人无奈地摇头轻叹,上手干正事,“如果我哪里没化好,你记得指正。”

    “好哒。”

    大概是慢工出细活,席柏言一点一点地慢慢来,前后又花去半个多时辰。

    暮摇婳偶尔开口说几句,其他时候就任凭他发挥,反正化完了不至于见不得人。

    “看看效果。”席柏言放下手中的东西,退开几步仔仔细细地看着,很不满意地蹙起眉。

    “怎么样?”她挺好奇的,所以不等他应答便转过头看向铜镜,席柏言想制止都来不及。

    好像也没啥大问题,但就是觉得哪里怪怪的。

    暮摇婳盯紧眉毛,片刻后不顾形象地大笑,“左边细右边粗,好滑稽啊!”

    她是被自己的样子逗笑的,不是在笑他的手艺。

    席柏言走过来,“我重新给你画。”

    “不要!”她立刻拒绝,双手交叠在胸前防备地瞧着他,可没忍住笑,艰难地维持着正经之色,“你先亲亲我。”

    大致猜到她做这个要求的缘由,席柏言低下头,毫无心理障碍地双手捧起她的脸亲下去,末了一舔唇瓣,“甜。”

    这一系列的动作他做得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有意逗他的暮摇婳却是口干舌燥,“我以前怎么会觉得你是清冷淡漠的性子呢?”

    “这得分人。”席柏言拿起眉笔,“让我重来,嗯?这次我保证给你画好。”

    “好的呀。”她煞有介事地点着脑袋,面上又扬起笑,“再亲一下。”

    真是粘人的小娘子啊。

    阿喜在门外道该用午膳了,席柏言才对自己的成果稍稍满意些。

    不过还得问问小姑娘的意见,他垂眸,视线落在她卷翘的长睫上,“感觉如何?”

    “很棒啊。”

    身为男子他第一次做这种事,化成这样非常值得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