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7章 最好-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527章 最好

    倒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腿间的酸痛提醒她夜里的风起云涌,又不知不觉地回忆起前世。

    和霍渊的洞房花烛夜,她意识模糊的什么也没记清,第二日起来对前夜发生过的事没有丁点印象,身体也没留下如此强烈的感觉。

    她不由地想,会不会前世的霍渊也被怡娘下了药,因此也不能

    这有很大的可能性,现在与前世相比得来的不同,只在于她的一念之差。

    若前世她没带有避世心态,没一切都依赖父皇,自己大事不管,也不会落得那般难堪的下场。

    那么,避孕的方子又是何故?

    暮摇婳想不通,也无需想,毕竟那已是前世的事,很难查出个所以然。

    索性不再去想了,省得烦心。

    说起来,她是该感谢席柏言,无论他那时出于何种目的,找怡娘写那封检举信,也是曾想“救”她的体现。

    暮摇婳释然了几分,将那遥远的过去抛诸脑后,在席柏言的背上蹭啊蹭,得寸进尺道:“你要喂我用膳。”

    瞧瞧如今多理直气壮,以前用的还是“我想”,一成婚便是“你要”这种使唤的语气。

    但是被使唤的人很开心,温和地应:“好。”

    说是早膳,实则再过不到一个时辰即是晌午,两人便稍稍吃了些垫肚子,以免午膳又吃不下。

    不过暮摇婳寻常早膳便吃得少,被喂了一小碗粥就喊着饱了,席柏言哪里信她,连哄带骗喂了个糯米糕和两个烧麦。

    在哄她的空档,他自己快速吃了些,喂完她,他也吃得差不多了。

    暮摇婳此时正坐在他腿上,要下去自己坐他不让,幸好左右下人不在,她也就依着他。

    这会儿看他将盅里剩余的粥喝光,那是她一开始要喝,之后又说不想喝导致它都放凉了的,暮摇婳眼波一震,小声问他:“席柏言,我是不是很烦人?”

    他放下调羹,笑着回头看她洒满星子的眼眸,“乱想,新婚燕尔被夫君在床上折腾狠了,下了床便想法子折腾回去,此乃平常之事。何况”

    席柏言顿住了,慢条斯理地拿来帕子擦了擦嘴,在暮摇婳聚精会神等他接下来要说的话时,飞快地在她唇上偷了个香。

    小姑娘呆呆傻傻的样子很可爱。

    一本正经地等回答的样子也可爱。

    被亲后下意识地红了脸的样子依然可爱。

    很欠吻。

    放在她腰间护着她的左手上移,流连到她耳后捏了捏她的耳珠,压低了含笑的声音:“何况我喜欢你粘着我,对我撒娇。”

    暮摇婳有点不敢和他对视,那目光太过炙热,她将被灼烧殆尽。

    没有哪个姑娘家不喜欢听心上人说甜言蜜语的,暮摇婳都飘飘然了,“你这么纵着我,可是会吃亏的哦。”

    “吃亏倒不见得,总之你日后会很难离开我便是了。”他会把最好的给她,把她养娇气了,比别的任何人对她都要好。

    在北疆发烧睁眼见到的是她那次,他便有个这个想法,无关其他。

    “哇哇哇,你居心叵测哦。”

    “是呢,可惜你都掉进坑底了,有我拉着你,你想出去都不行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