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5章 痴迷-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525章 痴迷

    暮摇婳似在自言自语,“这样泡个澡应该会很舒服。”

    一转头却看见男人隐晦地盯着自己胸口她一把捂住领口,“席柏言你你真叫人害怕。”

    他俊脸带笑,“好了好了,是我的错,你别捂着了,泡澡得脱了衣裳泡啊,不然黏在身上多难受。”

    是这个理。

    而且让他出去留她一人先沐浴看着也不可能,暮摇婳半推半就地任由他解开袍子上的腰带,谨慎地叮嘱道:“待会儿你可不能乱来啊,我真的好想吃早膳,肚子快饿扁了。”

    席柏言亲了亲她的锁骨,惹得她身子一激灵,他暗道,真是个敏感的小姑娘。

    轻轻地将她放进浴桶,他不慌不忙地承诺:“嗯,不动你,我们速战速决,然后去吃饭。”

    温热的水冲刷过疲软的身体,暮摇婳舒适地轻叹出声,一个晃神身旁便多了个人,自发地靠了过去。

    席柏言眯起眼,为此内心十分愉悦,表面上再容易羞,身体还是很依赖他的。

    如他所言,整个过程他都规规矩矩地没乱动,认真地帮她清洗。

    被伺候的暮摇婳格外舒坦,隐约记起这一幕昨夜也发生过。

    是了,她醒来虽被折腾得不轻,但全身清爽,应是他夜里替她沐浴过一次。

    暮摇婳靠着他的肩,闭着眼享受装,思及此挽起唇角,奖励地亲了亲他的下巴,“喜欢你。”

    席柏言动作微动。

    而后缓缓摇头,这个嘴上说着不要又跑来招惹他的小姑娘啊。

    他真是拿她没办法。

    给暮摇婳洗完他才打理自个,趁水还热,出了浴桶将自己擦干穿上里衣,接着伺候他的小娘子出浴。

    暮摇婳就没怎么动过,笑眯眯地看着他给她擦去水珠。

    即便期间免不了要被刚开荤的男人趁机亲几下。

    最后衣裳也是他一件一件帮她穿好的,暮摇婳只负责伸伸手啊伸伸脚,末了“嗷呜”一声扑进他怀里,“快抱我去用膳呀。”

    席柏言低笑道:“我们俩都披头散发的,你确定要这么走出去?”

    对哦。

    暮摇婳摸摸自己的长发,仰头问她:“你会梳头编发嘛?”

    不用问也能猜到他的回答是不会,可他却一言不发地抱着她走向梳妆台。

    这梳张台是刚置办的,席柏言不需要这些,有个铜镜即可,但暮摇婳就不同了。为了让她在这住的舒适,他添了好多女儿家会用的物品。

    帝姬府那边原封不动,往后她随时可去那住,和席柏言一起。

    暮摇婳一惊,“天呐席柏言,难道你还学了为女子绾发?”

    “是啊,毕竟取了个爱娇的小娘子,总想为她做好各种事情呢。”他坦然承认,将她放到椅子上坐好,对着镜子里的她道:“来看看我学的如何了。”

    可以说是非常受宠若惊了。

    暮摇婳看他手法不是很熟练,单纯地劝道:“让阿喜过来给我梳头也行的,我又不是一直都见不了侍女啊。”

    席柏言揪了把她的脸蛋,“小丫头,你就小瞧我吧。”

    小姑娘,小娘子,小东西,小丫头。

    席大人这是跟“小”字杠上了?

    暮摇婳一撇嘴,眸子里笑意弥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