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2章 含糖-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522章 含糖

    虽时已至秋,但这是室内,又好好盖着被子,即便全身赤果也不会冷。

    暮摇婳就是信口胡诌了个理由。

    谁想男人的回答她吃惊地看着他,“席柏言?你怎么了?被什么精怪附体了吗?”

    说着一脸害怕的再次往被窝离缩去。

    席柏言低笑着单手扶着她的肩膀将她往怀里拢了拢,俯身过去,脑袋埋在她的肩窝,似一只猛兽捉到了美味的猎物,正在寻找从何处下口。

    “精怪附体么?那也绝对是被你诱惑已久的精怪。”

    因他的鼻息打在自己的敏感之地,勾起轻微又不可忽视的痒,特别磨人,暮摇婳便想躲过这样的禁锢,哪有功夫思索他方才说了什么话。

    可她整个人都被笼在他怀抱里,完全是无处可逃,无意识的躲避也只是更贴近他的身体。

    餍足后的男人脾气非常好,便是逗弄了她几下,没想来真格的,毕竟她会吃不消,昨夜就昏过去两次。

    他就像只开屏的花孔雀,周身都在散发吸引雌孔雀的气息,倒也没做实质性的撩拨的举动,偏偏暮摇婳腿软得紧。

    小姑娘在怀中虚弱地笑着讨饶,席柏言知道她受不住,却依旧不可遏止的谷欠复燃。

    含吻她小巧的耳珠片刻,他忍耐着退开了点,一副别样的美景便冲进眼帘。

    暮摇婳的脸上早已飞满羞红,乌黑的眸中沁上水光,熏得视线朦胧。

    脑后一头青丝披散,铺陈在枕间。

    对上她似怨含嗔带怨的没有丝毫攻击力的眼神,席柏言目光顿了顿,喉间干渴异常,花了很大的自控力将视线从她脸上移开,伸手拿起床头的杯子。

    原先茶水是温热的,凉一会儿便正好入口,这下便凉过了头,不适合给她喝。

    席柏言接连喝了两杯微凉的茶,重新给小姑娘倒了一杯。

    也猜到他这么做的原因,暮摇婳便是有意跟他闹,嗓音娇娇软软地控诉:“哼,我被你骗到手后,你就懒得对我好了,连口茶都不给我喝!”

    听这中气十足的腔调,她还蛮有精力的。

    席柏言慵懒地低垂下眼睫,半掩着充斥了无限芳华的眸,手指挑着她的下巴,“婳婳,到底是谁骗谁,嗯?”

    尾音上扬,透着股危险的意味。

    暮摇婳漂亮的眼眸滴溜溜地转了一圈,很识相地装起了哑巴,偏他紧追着不放,她只好埋怨地哼了一声将小脸埋在他胸前。

    这时她方记起,他们两人身上都是未着寸缕,靠得这般近,她更直观地感受到了他口中的“是热才对”。

    明白过来自己把自己送入了虎口,暮摇婳僵住了,默了默才很没底气地开腔,“席柏言”

    “嗯?”

    “我好累了,也好饿,想吃东西。”

    他却是“吃”得很饱。

    男人眸中闪过精光,手穿过她的腋下将她“提”上来,差不多到她能与自己平视的地步,亲了亲她的嘴角。

    “小姑娘,你仔细回想一下,从你醒后到现在,是谁先撩拨的谁?”

    摆出那样生涩的无辜的却诱人的姿态,要不是顾虑她的身体,他此刻便是在用“早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