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0章 大喜-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520章 大喜

    大红的龙凤喜烛欢快地燃着,席柏言俯身,想尝尝她抹的口脂,是什么味道。

    但在还隔着约一指距离时,他停住了,望着她透了稚嫩青涩的瞳眸,醉酒了一般地道:“还要喝合卺酒。”

    暮摇婳眨着小扇子似的长睫,呆呆地应,“嗯。”

    席柏言的眸色完全地暗了下去,脑海里已然浮现那样……的场景,“不太想喝它了,感觉是在浪费时间。”

    抱怨的呢喃的口吻。

    “……”

    “可那是必须要喝的,”暮摇婳双颊自然而然地微鼓着,“你答应过我……”

    话没说完,鼻尖掠过短暂的炙热感。

    暮摇婳怔住了。

    是席柏言闭着眼亲了下她粉红的小鼻头,嗓音沙哑透了,“好,要喝,我这就去端来。”

    少女愣愣地看他抽身走向桌边,片刻后端着酒盏返回,递了一杯给她,“婳婳。”

    恍若身处甜美的梦境,暮摇婳行动木然地伸手接过,在他的带领下慢慢地饮尽酒液。

    这酒的量不多,也并不是特别醇厚,她却觉得有些醺醺然,更觉得对面之人的眼神炙热的叫她不敢直视。

    席柏言愉悦地勾唇,将自己连同她的酒盏随意一扔,可没再有任何动作,只是盯着她看,像要这般看到地老天荒为止。

    因此暮摇婳的内心大抵是这样的:“……”

    她被看得脸颊烧到绯红滚烫,忍无可忍,才“恶向胆边生”,一举向他扑去。

    席柏言措手不及,也能说是就等着她出手,轻而易举地被扑-倒,神情无辜地看着上方的她,“婳婳。”

    他问,“你想怎么做?”

    暮摇婳的气势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讷讷地别开脸想从他身上下去,刚离开一点便被钳制住了腰身。

    席柏言抬起头,在她懵懵懂懂的目光中吻上她的红唇,细细含吮,好像在品尝什么美味,并做出了评价,“甜的。”

    说着,不等暮摇婳羞涩地想逃开,他就再度出击。

    这个姿势很容易累,不知不觉间他吻着吻着,两人便调了个位,换成暮摇婳在下方。

    她迷迷糊糊的,沉沦在他温柔的吻里,腰间的绸带被他扯开,覆上薄红的身体在他灼热的视线里,将要绽放。

    薄唇落在形状美好的肩上,席柏言哑声说道:“我没经验,可能会让你疼……实在疼得厉害你就咬我好了。”

    暮摇婳起初没听清——脑子混沌中所以反应迟钝,末了才咬着手指软糯地问:“为什么,不是叫你停下来?”

    她疼了便咬他,那他也会疼啊,这不成了互相伤害吗?

    席柏言已然彻底被谷欠望掌控,勉强分出神来回答她的问题,“停不下来的。”

    那种时候让他停下来,不如杀了他。

    暮摇婳不懂,而这时他已兵临城下蓄势待发。

    “婳婳……”席柏言一手按着她纤细的腰,一手扶着她的脸,迷恋地唤着她的名字,动作缓慢又斩钉截铁,她避无可避。

    在那一刻到来前,他吻住她的唇,夺去了她的痛呼声。

    如果可以,他当然不想她疼。

    但事实就是,她不得不疼这一回。

    眼角猛然沁出泪珠,暮摇婳瞪大了眸子,余光落在龙凤喜烛上,这回疼的可真刻骨铭心。

    “婳婳,”他吻去她的眼泪,口中含糊道,“你是我的了。”

    暮摇婳被撞得思维溃散,听不清他说了什么,下意识地抱紧他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