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终于-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519章 终于

    席柏言不善饮酒,筵席上只浅浅地抿了两口,所幸宾客并未为难,早早地便放他回房了。

    主要是帝姬待这位驸马的心意大家都看在眼里,前面那不可提的那位,喜房是设在帝姬府,到了席柏言,帝姬便愿意到席府来。

    与帝姬府相比,席大人的府邸可就寒酸多了。

    孰轻孰重,有眼睛的都能看明白。

    今时不同往日了,圣上多重视——不单单是以往的那种宠爱——帝姬重恩心知肚明,便是严苛如姜大将军,在场也是一脸的喜色。

    识趣的诸位决定送上祝福吃了喜酒便各回各家,不留在这讨嫌啦。

    屋内,荣青和阿喜时不时看暮摇婳一眼,然后对视无声地心底暗笑,帝姬和席大人这对有情人终是成婚了,真好啊。

    暮摇婳沉默了半晌不曾开口,越急越感觉席柏言迟迟不来,周围有一点风吹草动都逃不过她的耳朵。

    “阿喜阿青,你们两个,是不是在偷偷笑话本宫?”

    “这没有的事,奴婢们替你开心呢!”阿喜道,“帝姬,你是不是紧张得手心都出汗了?”

    暮摇婳手中攥着的帕子被浸湿,真被她猜准了,“好哇,还说没笑话本宫。”

    “啊呀,快要和心上人洞房了,帝姬会紧张是正常的嘛,奴婢去给您换个手帕来。”阿喜捂着嘴走开,去找帕子。

    荣青和另四位侍女也在小声地笑。

    经过那一段时日的磨合,侍女们都知晓,只要自己做好该做的事,帝姬便和颜悦色没一点架子。

    这大喜的晚上,她们真心替帝姬高兴,便也不会拘束。

    暮摇婳翘着嘴角,“本宫看你们一个一个的,是都要翻天啦!”

    “新郎官来了新郎官来了!”阿喜将帕子拿给帝姬,慌慌张张地站回原位站好,低声道,“帝姬,新郎官来啦,回头再教训奴婢们吧!”

    这一下刚放松的暮摇婳又绷紧了身体,想说话又怕席柏言就在门外了,便咬着唇静静等待。

    耳畔传来很轻微的开门声,她先是一个激灵睁圆了眼,复又将眸子闭上。

    阿喜她们朝席柏言福了福身子,“驸马爷。”

    席柏言面色温和,走到暮摇婳跟前,“婳婳。”

    语调低沉缠绵。

    暮摇婳动了动肩膀,回应声几不可闻,“嗯。”

    心知她太易害羞,席柏言便对侍女们道:“你们退去外面罢。”

    “是。”六人异口同声。

    暮摇婳握紧了手,明明屋外满是喜庆的喧闹,她却觉无比的静谧,静得她似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一阵低微的声响后,她感觉到席柏言离自己又近了一些。

    他拿过了喜秤,又哑声唤了次“婳婳”,轻轻地挑开那绣着鸳鸯戏水的红盖头。

    于是他的新娘便显露在了他眼中。

    盖头落在床边上,暮摇婳在视线开阔的一瞬就扬起了小脸,直直地对上他昏黑的眼眸。

    约莫是错觉,他的眼神似有几分迷离,不是喝醉了酒,因为没有闻到酒气。

    席柏言舌尖抵着后槽牙,不过一个简单的对视,他体内火热的浪潮便被尽数掀起。

    美人唇色红艳,偏却丝毫未显俗气,只衬得她更为……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