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6章 前夕-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516章 前夕

    暮成归也不问来人是谁,并不上心地说:“让他进来。”

    不过片刻功夫,便有人道:“拜见太子殿下。”

    暮成归朝他看去,神情没有波动,“是你。”皇叔的心腹手下之一。

    “正是小的。”男子半跪着低下脑袋,眸底幽光窜动,“王爷曾嘱咐过小的,一旦帝姬和席大人定下婚期,便定要来转告太子一些话。”

    “皇叔给孤留了话?”暮成归的面色终是变了变,那时暮远佟在战场上牺牲的消息传回王城时,他还不相信。

    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说没就没了?

    更何况,连尸首都

    想到某种可能,暮成归眼中生起几分热切,起身急迫地追问:“他还没死对不对?他还没”

    男子用眼神制止了他,手指挡在嘴前,示意隔墙有耳,万事当谨慎小心。

    “小的今日前来是有要务在身,王爷的意思是,帝姬实权愈多,再和成为太师的席柏言成婚,便是一大隐患。

    “再以小的愚见,而今帝姬经历了与北胡的战事,在军中也赢得了威望,这事态的严重性不必小的多嘴,太子您也是明白的。

    “太子,王爷出征前最不放心的就是您,他对您也寄予了很大期望,还望您莫要辜负了他的心意。”

    在大暮,女子出嫁前三天是见不得新郎的,不吉利。

    暮摇婳被接进了宫,暂住在蕙岚宫里,三日后由席柏言亲自来接亲。

    此次成婚典礼遵照暮摇婳的意愿,并未大肆操办,如普通女子出嫁般,一切从简,就在席府摆场宴席。

    他们说好了,婚后可住在席府,也可住在帝姬府换一换环境。

    规矩是驸马无需夜夜与帝姬同床而眠,全看帝姬心情。

    前世暮摇婳和霍渊便是分床睡的,偶尔不曾同榻。

    她也拿这事问过席柏言,立马得到了他的反对,“分床?绝不可能,一旦成婚,你只能谁在我身边。”

    分床是不可能的,永远都不可能的。

    暮摇婳便惊讶地看着他,“你这么强势的吗?这世上可没有不可能的事,要是你欺负了我,惹我不开心,我当然会不准你上我的床。”

    席柏言正色状,“你不高兴可用其他法子惩罚我,分床,想都不要想,晚上必须跟我一起睡。”

    暮摇婳说了几次“真霸道”,这一话题便揭了过去。

    时光飞逝,明日即是他们的大喜之日,圣上特地给了席柏言三天的假,让他有足够的时间准备迎亲。

    叶管家拿来席府给席大人试一下,席大人似乎很害羞,怎么也不肯。

    正当叶南尽要语重心长地劝自家主子别装矜持,府上倒来了个不速之客。

    最近经常有同僚来道喜,备上薄礼意思意思。

    但今儿来的这位,怎么看都是不怀好意。

    “苏大人。”叶南尽对他略一拱手道,“我家大人这会不便见客,请苏大人稍等。”

    “叶管家忠心耿耿实乃常情,不过本官提醒你一句,别忘了自己是谁。”苏崇惠语气冷然,仿佛他一贯以来的作风。

    “苏大人言重了。”叶南尽收起对待朝廷命官的敬重态度,冷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