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 暗夜-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515章 暗夜

    她咕哝着道,“现在才说高兴,你这也太后知后觉了吧。”

    “不会,每次有这样的感觉,我都会高兴啊。”他不禁收紧胳膊,“嗯,再乖乖让我抱会儿。”

    暮摇婳抿着唇,嘴角却止不住地上扬,“今晚我在你这用膳。”

    “好。”席柏言应得干脆,“想吃什么,我让厨房做。”

    “你帮我定。”她犯懒,不想考虑。

    又是一个字的回应,“好。”

    夜深凄清。

    马上要做新郎官的席大人心情颇好,无时无刻面上都带了丝笑意,熬夜忙公务倒也积极。

    这晚,叶南尽带来了暗影。

    暗影有要事禀报,不啰嗦直接开门见山,“属下探查数月,也没找出当初怂恿那名商户设埋伏刺杀您和帝姬的人,请主子责罚。”

    案边烛火摇曳,给席柏言的侧颜打上了几分阴影,他手握书卷,眼皮也未曾撩起,“事情这般棘手,想必背后那人的背景非同寻常。”

    “是,此外,现已经能确定,这股势力和曾经掩护霍渊的相同,可再往下便查不到了。”

    “不是苏崇惠做的?”顿了顿,席柏言问。

    暗影道:“绝非苏大人所为,他没有那么雄厚的势力,即便是如今,也达不到让南国暖楼的老板窥探不出他身份的程度。”

    “是个厉害的人物。”手中掂了掂,席柏言面无表情地道:“自己下去领罚,然后继续盯紧苏崇惠。”

    “遵命,谢主子宽恕,属下告退。”

    应是主子喜事将近才未跟他一般计较,若放在以前,他没完成任务,哪会这么轻易了事。

    暗影悄然无息地离开书房,席柏言视线发散地盯着书上的字迹,默默沉思。

    出征北疆前,他便交代下去,让手下查清,那次暮摇婳带他出王城找药遇到的杂碎动手设伏的隐情。

    不想过了六个多月,幕后主使却仍是无法查到。

    其中没有苏崇惠掺和一脚么?席柏言不信。

    这只能说明他并非主使人罢了。

    替霍渊掩藏他私生活混乱的真相,又教唆商户刺杀。

    这两件事都与一人有牵连,那便是,帝姬暮摇婳。

    席柏言无端地记起一件略久远的事,霍家出事后王城散播的有关暮摇婳的不利传言。

    那真是前左督史严衡冲为转移大家注意力企图逃罪做下的?

    他哪有这么大的本事,在偌大的王城掀起风浪。

    席柏言推断,严衡冲背后的人,便也是帮霍渊的人。

    更直观一点地说来,此人是和暮摇婳有仇,想方设法要让她过得糟糕。

    可暮摇婳深居后宫,所结交之人甚少,那么他怀疑的范围便能缩小幕后主使多半正是皇室之人。

    生在皇室又有很大权力视帝姬为眼中钉的,会是谁?

    离帝姬大婚只剩四日了。

    对此暮成归是没什么感觉,暮摇婳想要席柏言做驸马,他先前还帮了点小忙。

    现在姐弟俩日渐疏远,他心里生出了怨。

    然而其实暮摇婳从北疆回来后找过他两回,和以前并无不同。

    他自己心境变了,就觉得暮摇婳也变得很陌生。

    “太子殿下,殿外有人求见。”宫女细声细气地屈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