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4章 知道-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504章 知道

    再沉着冷静的人,也会有失去理智的时候啊。

    她抬手,捏了捏他的下巴,一点都不软,便收了手,怏怏地往他怀里倒,嘴里嘀咕道:“这场仗何时能打完啊”

    原以为不过两三个月的事,就因为出了“鬼兵”,归期遥遥无望。

    席柏言摸了摸她的脑袋,无声安慰。

    “叩叩。”

    放在平时,主子和帝姬独处,叶南尽是肯定不会上赶着吃白眼的,今儿完全是特殊情况。

    “进来。”席柏言声音沉缓无波。

    暮摇婳直起腰身,看来人是叶管家,行完礼便道:“大人,帝姬,永安城来信,尝试用长笛将城门那的鬼兵引走的几人都失败了。”

    几千的兵,拢共找出了不出五个会吹奏摇篮曲的人,偏却无人达到了帝姬的程度。

    “啊,对哦!”暮摇婳这才想起来,看向叶南尽问道:“那些鬼兵还站在城门口没走吗?”

    他点头,因为怕激怒它们,也不能强行驱赶,但更不能任由它们杵在那啊!

    可把城内的百姓吓坏了。

    “那让本宫去。”暮摇婳干脆地道。

    席柏言眸光幽深,为什么同是摇篮曲,偏她吹奏出来的能被“鬼兵”感应到?

    最后果真是暮摇婳将那群“鬼兵”带出了永安城,一路引到永安城外,和前一拨从废弃营地那带来的“鬼兵”待在一处。

    “祖父,它们能让它们回自己家吗?”

    姜严恪看了看她,叹气道:“帝姬,老夫深知你出自好心,假若可以,老夫也想带它们回王城。可我们中没人了解鬼兵,一旦途中出了意外,那后果谁也承担不起。”

    死的人需要心疼,但更要为还活着的人考虑。

    对这些“鬼兵”,他们能做的也是最对得起它们的,便是就地将它们安葬。

    暮摇婳心中酸楚地咬住了下唇,一旁的席柏言拍了拍她的肩,她则顺势靠向了他的胸膛。

    未免夜长梦多,这晚姜严恪就安排了火葬,奇怪的是火势凶猛之下,没一个“鬼兵”挣扎,一动不动地任由那副躯壳在大火中化为灰烬。

    目睹了全程的暮摇婳,情不自禁地哼起了大暮的挽歌。

    由于母后离去她知晓了这种挽歌,不想至今竟还完整地记得。

    她哼的声音很小,只有身侧的席柏言和姜严恪能大致听清。

    火焰中一道又一道身影倒下,暮摇婳握紧了拳头,倏而取出随身带的那柄长笛。

    隐隐有种感觉,通过这笛子,她能和这些特别的战士们交流。

    它们能听懂她想表达什么。

    挽歌哀戚,闻者落泪,引得一些人频频朝她看来。

    “看,它们跪下了!”忽然有人叫道。

    只见明晃晃的火光里,原本站得笔挺的“鬼兵”皆直直地屈膝下跪,并非因为火烧,是真真的在下跪。

    它们总算知道,它们已经死了。

    只能守护到这里,此后这等重任,要交给其他弟兄们了。

    暮摇婳渐渐地停下吹奏,泪眼婆娑地对姜严恪道:“祖父,将珠好像听到了,他们的遗言。”

    姜严恪眼波微动,瞥向她手中的笛子,“帝姬,你太劳累,便回去歇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