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退婚-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5章 退婚

    然,他那奇怪的眼神又作何解释?

    ……

    恍然惊醒,暮摇婳意识到自己先前靠着床头睡着了,显然是因成亲累了一天身体受不住。

    窗外晨光熹微,有清脆的鸟鸣传入耳中。

    暮摇婳动了动疲软的身子骨,伸了个懒腰,吩咐侍女进来伺候她洗漱。

    待会儿她可是要进宫的。

    霍渊还没醒,暮摇婳也不管他,只叫人看住他别让他溜走,简单吃了点东西便坐进入宫的轿子。

    这个时辰她父皇还未上朝,若车夫的脚程快些,说不准她能赶上和他一块用早膳。

    她已经很久没和父皇一起用膳了。

    大暮的王城笼罩在淡淡的雾气之中,暮摇婳伸手撩开帘子,眯着眸对上前方的带着朦胧之色的朝阳。

    霍渊“发病”一事当今的皇帝暮远苍尚且没听到风声,昨儿个是担心酒席他在场众人会拘束,便早早回了宫中。

    而一大早听到公公通传说帝姬求见,暮远苍停下和席柏言的交谈,一张不怒自威的脸先扬起慈爱的笑意,后反应过来面色不由地暗下。

    他家宝贝婚后头一天,为何起早来找他?

    “让婳婳进来,再去查一下,昨晚的筵席可曾出过什么乱子。”暮远苍沉声道。

    “是,圣上。”

    最初看到正乾宫三个鎏金大字,暮摇婳就情不自禁心中激荡,每往宫内走一步,她的心便收紧一分。

    她最爱的父皇啊……就在这雕栏玉砌的宫中。

    直至亲眼看见暮远苍,暮摇婳瞳眸倏地睁到最大,生怕眼前慈眉善目对她笑着的人是虚幻的泡影。

    暮远苍猜测他的掌珠受了委屈,但应该不是大事。

    可她眼眶一红,这九五之尊便慌了,“婳婳,你莫哭,谁欺负了你尽管同父皇讲,父皇为你做主。”

    席柏言不动声色地侧眸扫向暮摇婳,精致妍丽眉目如画的少女透着遮掩不了的憔悴,被誉为大暮王朝最珍贵的明珠的眼眸里氤氲着水光。

    他淡淡地蹙眉,是霍渊出事了么,她这样伤心……难道是喜欢上了霍渊?

    被暮远苍一句话叫回神的暮摇婳再也收敛不了内心无法向旁人述说的感情,不管不顾地径直扑进他怀中,声音轻颤:“父皇!”

    她所感受到的怀抱是真实的,父皇是真实的!

    这一刻暮摇婳才有了踏实之感,她真的重生了!她的父皇还活着!

    说到底她也不过是个被娇宠大的没受过什么挫折的小姑娘,在牢狱里那几天让她如同绷紧的弦,先前死撑着冷静在闻到令她心安的气息后眨眼间烟消云散。

    暮摇婳肆意地哭了一场,将她的害怕和惊慌都发泄完。

    却不想暮远苍愣是被她这架势吓了一大跳,又不会哄人,只好拍着她的背说:“没事没事,还有父皇在呢。”

    待暮摇婳缓过劲儿了,仍是不愿离开好不容易重见的父皇,趴在他膝上养着寡白的小脸沙哑着嗓音道:“父皇,儿臣有个小小的请求。”

    “你说。”暮远苍心疼得不行。

    “儿臣不想嫁给霍渊了,儿臣要退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