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7章 脱壳-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497章 脱壳

    “那次在南国暖楼,你划伤自己的手维持清醒,不得不说,我便是由于记起了那件事才想出了应对之策。还有哇,我好不容易将你骗到手呢,怎么会容忍我们之间多个污点。”

    小姑娘细细糯糯的嗓音似溪水般缓缓流淌过他的耳畔,席柏言掌心贴着她的下颌处,忽然感觉自己很卑劣,配不上这个干净的少女。

    “婳婳。”他低低地唤。若谈及“骗”,他们俩还指不定是谁骗谁。

    “嗯!”暮摇婳用力地点头,抬眼看着他晦涩暗沉的眸,用撒娇的口吻道,“其实当时我很害怕啊,又很难受,就怕北胡世子趁人之危会觉得无助、恐慌,还有无能为力。”

    比起废了左手,好过**于并不喜欢甚至畏惧厌恶的人,不是吗?

    “婳婳”席柏言嗓音涩涩的,万分珍惜地在她眉心落下一吻,“以后,我不会让你一个人了。”

    暮摇婳却竖起食指挡在他唇间,“不要说这种形似发誓的话啊,倘若还会发生意外总是有脱离我们能掌控的事的,对吧?”

    末了她又笑眯着眼道:“现在有你抱着我,就很好啦!”

    席柏言目光深深地看着她,捏了捏她的脸颊,“睡吧。”

    “嗯呐。”暮摇婳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便在他身边睡去了。

    就像他们已是夫妻一样。

    而席柏言,在万籁俱寂的深夜里,定定地看了她良久。

    废弃营地那的“鬼兵”站在那片空地上后从未动过,像在守候或者说等候着什么。

    北胡军中则闹成了一团,“鬼兵”暴走不仅伤害了营地的兵将们,还弄死了两名傀儡师。

    不过也不能算是“鬼兵”将他们打死的,便是傀儡术失控,通俗地说是“走火入魔”,以致损失了两人。

    还活着的那位再三保证他们并非有意伤害北胡人,实在乃“鬼兵”数太多,一时控制不过来。

    “鬼兵”会有那么多,是在胡王和一众北胡将领们要求之下,傀儡师才答应制造的。

    这下便不好责怪傀儡师,最多口头上骂几句。

    可无人知所谓牺牲的两名傀儡师只是空壳子罢了,真正的人早已和暮远佟潜出了营地。

    留下一人是免得痕迹太重惹北胡人起疑,等到战事快终结再借机金蝉脱壳即可。

    消息传到永平城,大皇子心想,皇叔怕是也没能活下来吧,如此也好,便不会有任何外人知晓他背叛过北疆军,背叛过大暮。

    没了两格傀儡师,能调用的“鬼兵”便少了很多,那些个失去“主子”的就原地不动,生人不靠近它们便会无声无息,静悄悄地为它们点一把火便能解决掉。

    但如若有人接近它们,它们就会进行攻击,此乃操控它们的傀儡师“死前”下达的最后指令。

    一大早用了膳,暮摇婳便在席柏言和金銮卫等的陪同下赶往北疆军废弃的营地。

    远远看到那么多“人”,她大受震动。

    为她的安危着想,席柏言并不准许马车离得太近,“就这个距离,它们应当能听到笛声,你试试。”

    “我去骑马吧。”暮摇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