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5章 值得-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495章 值得

    “祖父,”暮摇婳笑吟吟地打断他,“祖父,都是过去的事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嘛,那些就不要再提了。”

    姜严恪微微一顿,“你的手”

    她低头瞧了瞧,“无妨,总会养好的。”这点疼换来清醒和清白,也十分值得。

    “唉,老夫对你,一直都有愧啊!”他不由想起了故去的福薄的女儿,她在天之灵,会不会怪他没看护好小外孙?

    “祖父这说哪的话,您待我好与不好我能感觉得出来,要是真的不好,我对您也”她微歪着脑袋笑,“您应该能懂将珠的意思的哦?”

    对她不好的人,即使是长辈,她也不可能装作尊敬。

    有些事她是伪装不来的。

    “你啊!”姜严恪摸着胡须点点头,“好了,其它没什么事,你下去得好生养伤,就不要再上战场了,自己身体要紧,你的心意将士们全都明了。”

    “祖父也早点休息啊。”暮摇婳屈膝施礼,微笑着告退。

    不想外面不止有席柏言,荣二等人亦在,个个垂头丧气般的站在那。

    她以眼神询问席柏言怎么回事,后者一摊手,慢悠悠地踱远了些,让他们主仆能自在些。

    荣二这才上前,“属下们没能早点救出帝姬,请帝姬责罚。”

    原本一见到人他们便应自行请罪,但看帝姬满是倦意,他们怕打扰了帝姬,便等到了现在。

    暮摇婳的困劲算是过去了,笑眯眯地扫视着几人,“你们这是干嘛呀,本宫好端端地在这摆着,都哭丧着脸。”

    帝姬是不想追究他们过失的意思了,几人心怀感激,可都记着,回王城便自己领罚。

    他们没看好帝姬,就得接受金銮卫内部的惩罚,与帝姬如何宽容善良无关。

    尽管他们去过北胡营地,可由于不会北胡语,那里四周又是“鬼兵”遍布,它们太过警惕,根本不可接近。

    倒是能尝试硬闯,然而万一连累了帝姬便是罪该万死,故全部灰溜溜地回了永平城。

    第一次失误,险些让帝姬没命他们不敢深想。

    “是人,总有犯错的时候,你们做得很好啦,本宫何德何能拥有你们这么多人的忠诚。”

    荣二抱拳,头又往下压低了几分,“开始是因为职责,如今是因为帝姬您值得。”

    他说完,后方的金銮卫皆齐齐地跪下,“谢帝姬宽宏大量,我们愿誓死追随帝姬。”

    暮摇婳惊呆,好半晌才有了反应,“你们都怎么啦?好好的弄那么感伤,本宫也没做什么啊!”

    “不用纠结,他们就是突然意识到自己跟了个非常非常好的主子。”主仆间莫名其妙的对话可看急了席柏言,这帮糙汉子不擅长表达,小姑娘刚睡醒懵懵懂懂的,能听懂才奇怪。

    轻拍了拍她的头顶,“该回去睡觉了,明儿还有事做。”

    “是哦,大半夜的你们怎么也还不去睡。”暮摇婳对荣见他们摆摆手,“都睡觉去,不是很紧急的事压后谈。”

    其实该说的荣二都说完了,但总觉得有哪里不对。

    荣五凑上来跟他咬耳朵,“席大人似乎不高兴我们跟帝姬说太多话他醋劲儿是不是有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