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 准备-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494章 准备

    她惦记着那些“鬼兵”的后续,便拉着席柏言一块过来议事。

    姜严恪拿着长笛,深思良久,问暮摇婳,“你是吹了大暮的摇篮曲,它们便停下攻击了?”

    暮摇婳点头,“就是吹奏出的音调和原本的不太一样。”

    “想来这便是傀儡师的笛子的古怪之处,我们正常人听是一个样子,到鬼兵那多半又是另一个样子。”席柏言缓缓道。

    姜严恪目光深邃,“但他们能听、懂。”

    傀儡术过于玄妙难以剖析,任是席柏言也了解甚少,不好做出判断。

    “所以鬼兵还在旧营地那马?”暮摇婳冒出个念头,“我想再去试一下,如果大暮的歌谣能让它们回归大暮,至少不必有自相残杀的局面,它们也不必死无全尸。”

    战场上必须粗暴,弄不“死”鬼兵只能弄残它,将它砍得肢体分离,哪怕分开来的四肢再动也没多少杀伤力了。

    “明天吧,今晚你先好好歇息。”姜严恪语气中含着关怀,他已然知晓暮摇婳在北胡那被下了药,能保住清白之身着实万幸。

    但她受的那些伤也是够呛,特别是左手上的,郎中说不仔细照顾着便会少了很多灵活性,简而言之即是“形同虚设”。

    他在心里一叹,这丫头,倒也受得住那样的痛,以前,是他看错了眼,小瞧了丫头啊。

    接着是席柏言和姜严恪他们讨论今日的战况和商量明日具体怎么走,暮摇婳坚持称她不困,席柏言便让她待在自个的一边,更始终都牵着她的手。

    之前对帝姬抱有轻蔑态度的都被大帅严厉处罚过,等回到王城再有圣上定罪。

    而幕后的大皇子,只是私底下对暮摇婳能清清白白的有命回来表示震惊过,又愤恨地发了通脾气,真正见了面还笑着祝她好。

    大战当前,暮摇婳哪有心思去管大皇子是真心还是假意,反正那晚他表面功夫做得可以,不让她进那个巷子又让她快跑。

    他受了很严重的伤,席柏言都没往别处想,暮摇婳就更想不到了。

    此番除去大皇子,旁的将军们都冲在了前方,将士们士气昂扬,的的确确是大杀四方。

    一日之内攻下“鬼兵”众多的城不切实际,可他们把北胡人打的到后面就是躲在城里不敢出来,“鬼兵”也没了影。

    直觉告诉姜严恪,明天的形势会很严峻。

    这一谈便到了深更半夜,起先暮摇婳还能听懂一些,然后听不明白便犯困,等结束她就抱着席柏言的胳膊睡眼朦胧了。

    “帝姬,你先留下,老夫有几句话要同你说。”姜严恪叫住她。

    “哦,好。”暮摇婳不自觉地站直了身体。

    席柏言看了看大将军,转头对她温声细语道:“那我在外面等你。”

    我等你。

    多动听的三个字啊。

    暮摇婳扬起脸眉开眼笑,“好的哦。”

    两人的相处看得姜严恪感慨万千,虽然帝姬是他的小外孙女,可她许久不曾对他撒娇了啊,是因为他很严厉吧。

    众人离去,他叹息着道:“帝姬,此次没能及时去救你,老夫深感抱歉,老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