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2章 羔羊-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452章 羔羊

    他是看不惯帝姬不假,但背叛大暮的事他绝不会做!

    “刑副尉呢?”姜严恪沉着面色问。

    荣二倾了倾身,“属下这便将他带来。”

    这个刑副尉是俞副将的心腹,整支队伍隶属于大皇子的管制。

    正因为无意中听到了俞副将对帝姬的抱怨,在北胡军中的皇叔又传信过来,大皇子计上心头,顺势将俞副将推出去当替罪羔羊。

    他用俞副将的口吻向刑副尉传话,再加上北胡在城内的奸细配合,计划绝无纰漏。

    而身上的重伤,则是他命属下弄成的,伤能养好,换得暮摇婳的消失,肯定是划算的。

    如花似玉的帝姬落到胡王手里,只会被折磨成破败的残花。

    哪怕不死,回到大暮,也不再是昔日无限风光的帝姬了。

    很快地,双手绑缚于身后的刑副尉被荣二带到了正厅内。

    他这一身历经了打斗后的痕迹令俞副将两眼一黑,“你是怎么回事!”

    “什么?俞副将,我们是按您的命令办事的啊!”刑副尉一跪下便无辜地看着他说。

    “话说八道!本将何时让你绑架帝姬了?!”

    众人一致的目光下,俞副将心口血气上涌,哪怕明知仅凭一面之词大帅并不会全然相信,可这帽子扣下来也够他受的。

    “我们没绑架帝姬啊!”刑副尉更是很莫名其妙,“我们只是听您的命令,趁机去吓唬吓唬帝姬,让她别再参与战事了而已!”

    这套说辞是所有人都没想过的,将军们有些怀疑俞副将和北胡勾结,可要是他派手下袭击帝姬是这样的缘由

    席柏言往前走了两三步,居高临下地审视着刑副尉,“为什么要让帝姬别参与战事了?”

    他眼风朝略显呆滞的俞副将瞟了瞟,主位上的姜严恪拔高声音:“说!老夫倒想听听,你们将帝姬带去哪儿了!”

    刑副尉呆了呆,“什么叫将帝姬带去哪儿了?帝姬还没回来吗?”

    气氛短暂的沉默,席柏言闭着眼深吸一口气,尽量保持冷静,“把事件从头到尾都说一遍,实话实说,否则你知道会有怎样的后果。”

    简而言之,便是这几日暮摇婳在军中颇受赞誉,俞副将心里有气,和自己的副尉说了好几次既然是金枝玉叶的身份,何必到战场上搅和。

    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圣上能不迁怒、怪罪将士们?

    自己逞强,又要连累全体北疆军。

    然而被他忽略的事实是,若非暮摇婳将自己的生命弃之不顾,将士们在一定时间内只会更加的消沉。

    俞副将便琢磨着,将士们士气已足,吓一下帝姬让她在营地里待着别在掺和战事,免得让大家为她的安危而提心吊胆。

    他和自个的心腹刑副尉一商量,决定就这样办。

    “我们的确只想帝姬安安稳稳在城内待着,不想她受伤啊!”

    “本将何时让你真那么做了?!”俞副将气得快要吐血,“你个蠢货!”

    刑副尉却是听明白了,因为今晚确实有奸细搞事,帝姬可能被牵连出了差错,而俞副将不想承担这罪责,便矢口否认。

    “俞副将,你为什么敢做不敢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