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章 栽赃-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帝姬来袭:相爷,速速接招!

第451章 栽赃

    “为何要来到北疆,还在军中树立了威信?”

    大皇子可是听说了这位皇妹做的能干事,手握大暮唯一的免死令牌,身怀父皇最多的宠爱,未婚夫是有丞相之才的席柏言。

    而今军中士兵们谁不把帝姬挂在嘴边?

    没有一句不堪入耳之言,皆是发自内心的尊重崇敬。

    他在军营里长达八年,也不过收获了少许的心腹。

    父皇立最小的成归做太子他就极其不满,和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向来都不亲近。

    但暮摇婳和身为太子的暮成归亲啊。

    难道他要眼睁睁地看着,这大暮成为他们姐弟俩的天下?

    他不甘心!

    脑中关于年幼的皇妹乖巧的笑颜如花的画面一闪而逝,大皇子眼露狠色,收回手扭过头,沉声道:“带走!”

    一个帝姬罢了,父皇若想要女儿,大可以再和其他妃嫔生。

    大暮缺一个暮摇婳又不会怎样,有他便足够。

    至于那个野心勃勃的皇叔他嘲讽地笑了笑,以为他真的傻到全听他的话行事吗?

    真当他不晓得他心里的盘算呢。

    想拿大暮正统血脉做棋子,做梦!

    最好这一次,能让那个皇叔死在北胡

    目送蒙面人的身影逐渐走远,大皇子面无表情地离开暗道,装作被伏击的样子带伤返回主楼。

    “我?关我什么事?”那副将听得一脸懵,加上手被碾压疼得厉害,没一会扭曲的脸上便流出冷汗。

    “大皇子被你的手下埋伏重伤,半路上便昏倒了,如今生命垂危攻击帝姬和我们金銮卫的是你手下另一拨人,你还敢说与你无关?!”

    当揭开蒙面人面上的黑布,他们都惊呆了,怎会想到所谓的“奸细”其实是大暮的将士。

    可仔细想想也是,现下永平城戒备森严,就算有北胡的人,也早已被发觉,临时想混进城也尤为困难。

    除了这名副将的手下,还有部分是守城军。

    永平城的巡城卫和守城军打起来了。

    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能调动守城军的乃是城主,巡城卫也会听命于他,但他们有自己的统领。

    显然,城主也有问题。

    副将疼得龇牙咧嘴,不停地道:“不是我,我没有”

    姜严恪走来,咳嗽了一声,荣二松了脚,给他让开了空间。

    “你对帝姬不敬,被怀疑也很正常,可此事涉及叛国这样的大罪,不可鲁莽地判断。”

    他微侧首看向荣二,“哪怕是帝姬自己,也不会根据猜疑便给人定罪的。”

    “是,属下莽撞。”荣二低下头,“属下也是担心帝姬,到处都寻不到她的踪迹,属下”

    姜严恪抬手,打断了他的话,“今晚搞袭击的都是俞副将的手下?”

    俞副将此时站起了身,在那么多人面前被一个奴才弄得下跪,他心头升起熊熊火焰,愤怒地瞪着荣二。

    却眼一错对上席柏言冰冷的眸子,那一刹那他仿佛光果着置身北疆雪后的野地里,彻骨生寒。

    “是,他们俱已被巡城卫羁押在门外,随时可提来审问。”

    “不可能!你别血口喷人!”俞副将口中嚷嚷着栽赃陷害。